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转载]对话刘峻:市值5-10万亿美金的超级巨头将出现 |捕手志

18-05-18 08:29    作者:laoba1    相关股票:

对话刘峻:市值5-10万亿美金的超级巨头将出现 |捕手志

原创 2017-11-08 李曌 捕手志

题图:天使投资人 刘峻先生

 

捕手志一直都希望能够绕到投资人的背后,顺着他们的视线去看他们所看到的世界、所走过的路、所做的决策、所运用的思维方式。


采访刘峻先生我们亦是如此。在前面的两篇文章当中我们已分别详细介绍了他的投资策略与案例,但由于过去他一直观察研究全球的政经格局,个人阅读了大量的古今中外的书籍,想象力也极其丰富,于是我们再用一篇深度长文,来展现他这些年观察研究的成果:涉及全球政经格局走向、历史的兴衰与人类共同命运的思考、科技爆炸、新力量的崛起等等。我们将文章中刘峻先生部分精彩的回答摘录出来,让大家一睹为快:


历史本质上是一种关于人类行为的大数据。


很多投资人喜欢履历漂亮的创业者。但是你看中国历史上,哪些创业者是上升幅度最大的?不是那些出身高贵的王侯将相,反而是两个草根:刘邦和朱元璋,一个亭长,一个和尚。


人工智能最大的果实,很可能还是会被巨头们收割。目前二级市场给巨头们的估值,并没有把他们在AI上的投入和积累充分计算在内。买这些巨头的股票,长期回报反而可能会超过很多专门投AI的基金。


法国和俄罗斯的主体民族将在30年后率先萎缩到50%以下,这两个可是拥有洲际导弹的核大国。《三体》预言的大低谷没准有一天真的会来,就像一位美国政治家说的:我们正处于一场漫长而残酷的战争的开端,只是绝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


刘慈欣说地球上的第一个永生人或许已经诞生了,会不会不是通过躯体,而是通过意识来实现?开发出一台可以实现意识上传的量子计算机,难度或许低于维系一个生物体的永生。

 


 市值5-10万亿美金的超级巨头将出现

  作者|李曌   编辑|潘宇波

*本文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看大势


捕手志 李曌:现在大家非常关注的消费升级,您怎么看?


刘  峻:消费升级大家都看好吧。不过如果一件事人人都看好,这时就得提醒自己小心一点了。有一个信号要注意,就是现在的居民负债率已经接近十年前的3倍,以前一直说美国人借债度日,中国人储蓄率高,其实是老皇历了,甚至有统计说中国家庭的负债率已经赶上美国


现金贷为什么这么火?说明有相当一部分人手里真的没钱了。高房价把老百姓的钱吸走了,迟早会对消费形成压制。万一经济下滑,目标人群失业率上升,或还不起房贷,到那时有些「伪消费升级」就会经受考验。


我也投消费,但有意回避大众消费,主要投面向中高收入人群的、偏高端一些但不奢侈、有一定支出刚性的品类。因为对高收入人群来说,这类消费占收入的比重相对小,万一收入减少,支撑这类消费不至于问题太大,而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力受影响会比较大


捕手志 李曌:现在大家对国家经济前景的分歧和争议很大,您的看法呢?


刘  峻:中国经济有特别积极的一面,也有比较消极的一面。积极的如新经济、新制造,其中互联网业的发展速度比美国还快,腾讯和Google差不多同一年上市,但是上市后的涨幅是Google的20倍。另外中国目前每年毕业的大学生人数是20年前的好几倍,虽然新生劳动力数量大幅减少,但劳动力素质有很大提高。还有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创富欲望和勤奋程度,在世界上也依然是很靠前的。消极的譬如国企和地方债,就不展开说了。


目前是积极的和消极的两种因素在赛跑,打个不太确切的比方,就像深圳和东北在赛跑,一个往前跑,一个往后拽。如果积极的因素跑得快,制度层面全力以赴地营造一个好的环境,把资源引导到投入产出比高的地方去,中国经济就还能继续看好;反过来,如果老想着挽救那些坛坛罐罐,继续从产出高的部门抽血来给那些负产出的部门输血,那就比较难了


捕手志 李曌:有没有什么简单明确的指标,可以让我们观察和判断的?


刘  峻:我不是经济学出身,下面说的可能比较业余,仅供参考吧。我自己主要看这几个指标:


1)居民的负债收入比,07年是30%多,近十年因为房价的因素,这个指标涨了近三倍,现在已经到90%了,也就是说,再往下大多数人想买房也没钱了(一线城市除外)。现在地方财政主要靠卖地,GDP也主要靠房地产和基建投资拉动,其中基建受地方债限制很大,一旦房子真的卖不动了,整个链条都会产生连锁反应。何况投资拉动的边际效应本身已经递减了很多。


2)M2,表面上增长减缓,但是目前M2的统计中没有包括理财产品,如余额宝等。即便不包括这块,中国的M2也已经超过美日之和,M2和GDP之比大概是美国的2.5倍多,要注意的是美元是全球货币,所需要的发行量本来就应该比人民币大。


3)中美贸易和汇率。中国如果还是一个封闭的经济体,那么再大的困难也能在内部消化,譬如大跃进,譬如上山下乡。但是现在整个经济对进出口都很依赖,而外部世界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所以这个经济体和外部发生联系的环节会成为相对薄弱的一环,也就是国际收支和汇率。


目前中国每年5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中,其中3500亿来自美国,而美国每年差不多也是5000亿的逆差,3500亿给了中国,特朗普说很多次了不能容忍这种局面继续下去。中美贸易战如果真的发生,会是一个比较直接的导火索,好在白宫内部的贸易「鹰派」现在有点边缘化。


4)特朗普税改和美联储缩表。税改一旦通过了,对中国FDI(外商直接投资)的影响是比较直接的,还会连带影响到汇率、就业和税收。缩表也一样会影响汇率。


捕手志 李曌:那大概什么时候能有一个相对明确的结果?


刘  峻:我不是算命先生,非要瞎猜的话,估计快的话一两年,慢的话三五年,有些事情可能就会水落石出了。但是老话说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发展快不一定是好事,有危机也不一定是坏事,危机可以倒逼改革,甚至可以让很多原本推进不了的改革一下子突破。为什么78年我们能改革开放而之前不能?就是因为十年文革后,多数人都知道不改不行了。


从最近一年的一些政策,譬如混改、控制货币发行、农村土地流转、地方债终身负责制,以及强调保护企业家精神来看,应该是在很积极地做应对的准备了,说明上面对形势判断的清醒程度远超以往,这些都是好的迹象


另外一些政策,譬如逐步冻结房产交易,其用意也是很明显的,有些眼光毒的人几年前就已预见到会有这一步,甚至推导出了由汇率、债市到楼市的三部曲,现在看一步步都得到了验证。


分析中国经济,不能只看台面上那些经济学家的观点,我知道的眼光最独到、见解最深刻的几位高人,都没什么名气,而他们对形势的判断基本上是有共识的。我有个朋友甚至在20年前就已基本预见到了今天的局面,我现在只希望他当年的预测不要再进一步应验,毕竟这20年里也发生了很多新的变化。


我个人觉得,无论汇率、债务,还是体制上的一些问题,其实都不是根本性的、不可克服的障碍,理论上都有机会改变。最大的困难还是在人口,即便现在全面放开并用最激进的政策去鼓励生育,出生率也很难扭转了,全球范围内还没有能扭转的先例


即便能扭转,现在开始狂生孩子,这代人也得过20-30年才能开始工作,何况之前20多年已经是一个出生率的低谷。这么大一个空档怎么填补?想来想去,唯一可指望的也就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以及通过医疗技术的进步来推迟退休年龄。日本就是这么做的,但是已经失去了30年。


捕手志 李曌:有些学者很乐观,像任泽平、金灿荣等,您怎么看他们的观点?


刘  峻:还有更乐观的,譬如用不了几年我们就超过美国了,等等。尤其是非经济学出身的,他们的预测背后的逻辑,很大程度上是用过去30年的增长曲线来推演今后。


这类超英赶美的推演背后,其实都隐含了一个假设和前提,就是按现在的汇率来测算和对比中外国力。万一汇率有大的变动呢?那么比价关系就变了,无论超这个还是赶那个,都要先重新算


捕手志 李曌:人民币今年不是反弹了很多吗?


刘  峻:是的,一是因为外汇管制,二是前半年美元本身对多数货币都在贬值。


前阵子周小川讲话,有一个意思,大概就是任何一个经济指标如果偏离均衡太远,最终都会向均衡回归。人民币汇率的均衡点在哪里?我看到的最激进的观点认为:最终的均衡点应该参考其它大国的M2/GDP来重估。这个算法很简单很粗暴,但是至少可以让你心里大概有个数。


捕手志 李曌:用过去推演未来有什么问题?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