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比特币会成为全球通用货币吗(上)

18-05-26 14:36    作者:清议    相关股票:




所有关于货币的事都是大事,尤其是当它涉及到货币的改革与未来。

 

“成为互联网的指定货币”!这是不久前从纽约加密货币大会传来的关于比特币充满想象力与冲击力的消息。在很大程度上,比特币的这一前景,意味着货币将在世界范围内“部分而不是全部”地回到它最初的起点——私人货币。


私人货币的历史远比主权货币的历史更长。用现在的话来讲,所谓主权货币就是经由主权指定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而私人货币就是非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


对私人货币的历史了解越多,越会相信比特币这种基于区块链技术产生的加密货币,与历史上的私铸币别无二致,矿机是铸币工具,区块链就是矿山。而私铸币曾与官铸货币并行的历史,及其流入他国后成为一国在相当长历史时期内唯一货币的历史,则预示着比特币不仅有成为全球通用货币的未来,并且足够光明。


费雪方程式,这个由美国耶鲁大学教授欧文·费雪在他1911年出版的《货币的购买力》一书中提出的货币数量模型,不仅可以用来解释自古至今的全球货币历史,也暗示了比特币的上述未来。


比特币拥有人们所熟知的五大货币属性,并且它的诞生本身就充满了私人货币试图部分替代主权货币的色彩。美元的历史虽然很短,但从二战后确立的具有欺骗性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及后来的美元与黄金脱钩,直至比特币诞生前夜的华尔街金融海啸等情况来看,与中央银行发行的主权货币相比,比特币的私人发行方式决定了它应当是更加理想的货币。


在世界范围内,比特币并没有被禁止,被禁止的只是交易过程中的非法活动,矿机依然在销售,矿机供应商嘉楠耘智还能公开发行股票上市交易。


普华永道公司数据咨询师、比特币专家亚历克斯·德·弗里斯在他最近为美国能源学术杂志《焦耳》撰写的文章中说,到2018年年底,比特币网络耗电功率可能达到7.7吉瓦,占全球总耗电水平的0.5%。他预测,如果比特币价格继续上涨,人们为了获得更多比特币而投入更多计算机,就会消耗更多电力,比特币网络的耗电水平可能会在某一天占到全世界的5%。


比特币白皮书中提到,比特币的消耗除了电力之外,还有CPU/GPU的时间。前者应当是比特币生产成本的主要构成,后者似乎是指矿机的折旧。据此,说比特币是一种锚住电的货币不算过分。这与当初的英镑、美元锚住黄金其实是一个道理,起码可以说明比特币是有价值的,甚至可以被证明有着非常可靠的价值基准。


如果说锚住黄金就是金本位,锚住黄金的货币就是以黄金的本体价值为基准的货币;那么,锚住电就是电本位,锚住电的货币就是以电的本体价值为基准的货币。


那么,支持比特币成为全球通用货币的论据是什么,这些论据的素材是什么,又是如何演变的。


货币起源于私有制,最原始的货币都是私人货币


马克思以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再度风靡世界。但也有人发出一些质疑。比如,同样是德国人的著名世界体系学者贡德·弗兰克,在他中译本《白银资本》一书中,就曾强烈质疑过马克思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国内也曾有人随声附和。


其实,没必要继续质疑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提出的“亚细亚生产方式”。马克思只是在强调,任何私有制都是从公有制演变过来的,并因私有制而产生了社会分工与商品交换,以至于产生了作为商品交换媒介的专有等价物——货币。


不过,将“亚细亚生产方式”定义为长期存在的“东方公有制”肯定是一个误解。早在春秋战国时代,中国就开始了“废封建,开阡陌”(商鞅变法)。其中,“废封建”就是废除土地分封制,“开阡陌”的意思更明确,就是废除自商朝至周天子以降的井田制,推动土地私有化。


但更早的私有化可能出现在新石器时代的帕米尔高原(有人类四大文明总发源地之说),迄今7000年之前。近年来在新疆的考古发现表明,那时已出现较为普遍的“寄田”和“仰田”现象,前者是有田自己不耕种,后者是没田靠别人打下的粮食生活,这些人大都是商贩、黄金及盐的开采者。


套用马克思的逻辑,这意味着7000年前的人类社会便有了社会分工,有了基于私有制的商品交换,并且出现了黄金这一最早的天然实物货币。这比西方人关于7000年前苏美尔人开始使用黄金的说法距离货币更近了一些。


中国古籍上的说法是,《管子》称:汤以庄山之金铸币,禹以历山之金铸币。这与西方铸币始于“小亚细亚”的古希腊在时间上有一比。此外,司马迁说:高辛氏之前就有龟贝金钱刀布。班固说:神农氏的时候就有金刀龟贝。其中,以龟甲为货币不可考或难以考证,但以贝为货币毋庸置疑。从汉字的造字方式来讲,古人不会平白无故将与财富有关的字通通用“贝”字作偏旁部首,包括货币的“货”。


西汉出使西域的张骞在现今阿富汗的一个社交场合偶然发现了邛竹杖。用现在的话讲,这是地理标志性产品,于是怀疑有人已捷足先登,在他试图开辟的沙漠丝绸之路之前便应当有一条通往西域的贸易通道,后被证实是“蜀身毒道”。古人称印度为身毒国,蜀身毒道就是往返于古印度与古蜀国之间的贸易通道,并经由古印度中转,向西亚以至欧洲、非洲延伸。近年来有关古蜀国的考古发现了大量作为货币的贝的历史遗存,并且是咸水贝(淡水贝更多用于装饰物)。


最初的货币是黄金与贝这两种天然实物极具现实意义,加上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货币是从主权机构起源的,因此可以毫不掩饰地讲,货币的本源便是私人货币。最初的淘金者或矿金开采者,就是黄金这种天然货币的发行人。最初海边拾贝者,就是贝这种天然货币的发行人。


基于主权的官铸货币在中国的历史可能真有3000年以上,确信无疑的是到了秦朝便登峰造极,始皇帝禁止一切形式的私铸货币。但是,私铸币作为私人货币在历史上的延续并没有就此结束。恰恰相反,时隔不久,西汉初年,官方认可并鼓励的私铸币一发而不可收拾。


几经兴衰,中国宋代的铜钱以及宋室南渡后的铁钱,通过民间贸易的管道大量出口至海外,变成域外多个国家的“私铸币”,甚至独占了日本当初的商品交换与财政结算。这恰好可以部分佐证费雪方程式,即货币数量是由商品交易的规模决定的。也说明,一旦原有货币的数量不能满足商品交易规模扩张的需求,更别说在主权货币缺位的情况下,货币就可以另辟蹊径,毫不犹豫地选择私人货币,哪怕是来自他国的私人货币。

 

汉初私铸币与日本江户时代前的私人货币


说到私铸币,不能不联想到一位历史文化名人。邓通,中国人心目中的财神,民间有私铸钱祖师爷之谬赞。据《史记·卷一百二十五·佞幸列传第六十五》,邓通,汉初蜀郡南安人,孝文帝宠臣之一。文帝梦欲上天,不能,一黄头郎从后推之上天。能助皇上登天之人是何等的造化。于是,梦醒之后,文帝依梦中黄头郎模样得见邓通,赐以家财数十万,官至上大夫。但邓通无其他技能,只会谄媚拍马屁,看相的说他:“当贫饿死”。文帝不悦,说:“能富通者在我也。何谓贫乎?”于是赐邓通蜀严道铜山,由此铸钱,“邓氏钱”布天下。其富如此。看似是添油加醋式的胡编乱造,但这可能是对私铸币最早的正史记载。


从春秋到战国,中国经历了500年的战乱,再加上秦王朝的暴虐,以及随后的楚汉相争,国力已衰减到极点,百姓生活更是水深火热。《史记-吕后本纪赞》说:“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具欲休息乎无为”。这其实是拉开了文景之治的序幕。


汉初的货币最初沿用铜制的秦半两,重十二铢。吕后二年,改用八铢钱;吕后四年,又推行五分钱(实为十二铢钱的五分之一,也就是二铢四)。文帝五年,改铸四铢钱。如此货币改革是与轻徭薄赋的财政改革相互配套的,手段是给铸币减重,目的是增加货币的发行量,原因则是秦朝的铸币分量太重,不能满足普通百姓的需求,以至于对奉行“与民休息”政策后的汉初经济发展构成了障碍。


除了给铸币减重之外,汉初货币改革更大的亮点就是鼓励私铸钱。对此,司马迁的说法是:“令民纵得自铸钱”。《盐铁论》的说法是:“文帝之时,纵民得铸钱”。二者大同小异,不足多虑,倒是这段私铸钱获得官方认可并予以鼓励的历史意义不凡。私铸币显然属私人货币的范畴,与官铸货币的并行,证明私人货币可以成为官铸货币或主权货币的重要补充。如此看来,由比特币充当互联网指定货币的可行性毋庸置疑。


上述汉初改革无疑是成功的。据《汉书·食货志》,“至武帝之初,七十年间,国家亡事(实为无事)。非遇水旱,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瘐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这其中不能说没有汉初货币改革的贡献。


据日本学者滨野洁等著《日本经济史》介绍,尽管日本自公元7世纪就进行过货币的铸造,但数量极少,只限于在城市的部分地区有限流通,到了11世纪初就基本停止,几乎回到了以物易物的原始社会(原著勉强称其为“时代”)。


直到12世纪后半期,宋朝的中日贸易繁荣起来以后,日本才从中国流入大量钱币,其中北宋应当以铜钱为主,宋室南渡后应当以铁钱为主。这些钱币进入日本后,最初的用途是促进商品流通,之后伴随地租由实物缴纳被货币缴纳所替代(类似的改革较早出现在中国的明朝,也就是明万历九年由张居正推行的“一条鞭法”,背景也是海外货币的大举流入,确切的讲是透过“银货贸易”吸收了当时美洲白银3/4的产出,目的是简化税制,效果是由此进入货币经济的时代),开始向日本全国渗透。请注意,日本学者用的是“货币经济开始向日本全国渗透”这一表述方式,毫不避讳日本的货币经济是借助来自中国的私人货币实现的这一历史事实。


流入日本的中国钱币,在流入日本前有可能是中国的官铸货币,也有可能是中国的私铸币(严格地讲,自汉初以降,私铸币在中国从未真正绝迹),但经过私人或民间贸易的管道流入日本之后,它们无疑就成了日本的私人货币。


日本幕府曾在1608年命令停止中国钱的流通,但因为自身发行的钱币数量有限,未能彻底实行。据说,日本在全国范围内取代中国钱币的努力,最终花费了一个多世纪的时间。


作为本文的上半部分,历史上的私人货币不仅可以作为本国主权货币的重要补充,也可以成为他国主权货币的补充(除了日本,中国钱还流入了独立后的越南以及更多的东南亚国家,还包括西亚或中东国家),甚至可以登堂入室成为他国官方认可的唯一货币,这对比特币的未来是何等重要的启示!


下周,我们将回到现代,从国际货币体系的角度来讨论一下,与当初锚住黄金的美元以及后来锚住主权信用的世界货币相比,为什么锚住电的加密货币可以成为全球通用货币。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