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钮文新:适时解除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管制”

18-06-15 14:55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钮文新:适时解除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管制”

 

美联储不出意外地加息了,而且今年恐怕还会继续。很多人判断,中国肯定会跟随加息,但昨天文章中已经阐明我们的判断:央行不会简单加息。今天,我们继续把观点摆得更明确一些:中国央行与其加息,不如适时废除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取消存款利率上限的“自律性约束”,或大幅提高银行存款利率管制上限,比如以一年期shibor作为商业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上限。

我们认为,在利率市场化需要加快推进的今天,简单以加息提法面对中国央行行为时过境迁。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中国并未构成完备的基准利率体系,美联储加息之后,小幅(5个基点)上调MLF或逆回购利率,那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谈不上规范的加息行为。同时,上调逆回购或MLF利率未必一定导致货币市场利率或银行资金成本上升(如下图所示)。

钮文新:适时解除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管制”

图为:一年期shibor走势图

在此背景下,市场大呼小唤的所谓“加息”,一种认识是央行可能继续上述“不规范的加息行为”,另一种认识则是指央行上调商业银行存款利率。我们说,在贷款利率已经放开的前提下,贷款基准利率已经变成了大型商业银行贷款时需要参考的成本“基准”,而对央行宏观调控基本失去了实际意义。但存款利率不一样,2015年10月23日,中国央行决定在“降息、降准”的同时,不再对商业银行设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当时认为,这是中国利率市场化的一个历史性时刻,但很不幸,银行业协会出面干预,把存款利率上限的“强制性约束”变成了“自律性约束”,时至今日,这一约束没有解除。

也正因这一历史原因,中国形成了实质性的“利率双轨制”,它的核心体现于“央行给定了两套基准利率系统”,而这两套基准利率水平相差甚远。哪两套基准利率体系?其一是商业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体系,其二是以shibor为代表的货币市场基准利率体系,现在恐怕又多了个MLF。以一年期为例:商业银行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为1.5%,一年期shibor为4.4%,而一年期MLF的利率为3.3%。

后两者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也是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追随的目标。但现在看,距离太大,央行决策恐怕也十分为难。如果一步到位,解除存款利率上行的“自律约束”,那商业银行存款利率可能瞬间便升值3%附近,涨幅100%,而相当于6次加息,这是不是太过凶猛了?如果分步到位,每次上调0.25%,那将需要6次才能完成,而每次上调都会带给资本市场极大的震动,而且与中国经济形成“顺周期”调节过程,这明显是“为市场而市场化”的错误过程。

钮文新:适时解除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管制”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维系现状,但那一定会中国金融结构进一步恶化,利率“双轨制”带来的制度性无风险套利机会,会继续推进中国金融短期化。正如央行所说,利率市场化改革还有一些“硬骨头”,目前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两轨”并存,存在存款“搬家”现象,一定程度上推动银行负债短期化、同业化,资金稳定性下降,成本上升。

所以,推动利率“两轨合一”,当时央行不二选择。怎么办?长痛不如短痛,因此我们更倾向于第一种解决方案。第一,尽管存款基准利率还在,但它对市场利率的基准性作用已经失效,现在绝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更愿意或必须把shibor当成市场利率基准;第二,银行存款交易量已经远远低于货币市场交易量,而且商业银行为突破存款基准利率约束,大量采用理财或结构性存款方式吸收公众,其内涵是商业银行资金成本实际早已开始服从市场化标准了,存款基准利率和上限管制名存实亡。第三,鉴于商业银行资金成本早已市场化,所以利率“双轨合一”,实际并不会大幅提高银行资金成本,也不会过大幅影响企业贷款成本。

当不利方面的问题得以控制,有利的方面就会更加突出。第一,加息对市场产生的不良预期一次性释放,并瞬间从负面转向正面;第二,商业银行储蓄增加,会使资本市场蓄水池不至于继续干枯,也会使市场预期由负转正;第三,金融短期化得到最为有效的遏制,加上央行“收短放长”的持续操作,将导致中国金融不断走向长期化、资本化,为资本市场良性发育提供必要的市场环境。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