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中美贸易赢面纵横谈(三)

18-06-25 00:04    作者:清议    相关股票: 农产品

清议:中美贸易赢面纵横谈(三)

贸易战的两种可能性皆有利于中国

 

三、从“德意志至高无上”看“美国优先”的未来

 

稍有头脑或意识形态分析能力的人会意识到,仅仅用经济学术语“以邻为壑”来理解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依然是很不到位的。只需拔高一点,便不难发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与希特勒当年基于狭隘地理观(为此二战后美国在大学教育中曾长期全面取消了地理教学内容)与种族优先的法西斯主义别无二致,甚至与希特勒的竞选口号“Deutschland über alles(德意志高于一切)!”一模一样。

 

再拔高一点,人们会发现,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思想基础其实是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的“国家至上”理论。黑格尔认为国家就是一切,国家对个人而言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任何传统的道德观念都不能影响具有绝对权力的国家以及领导国家的英雄。黑格尔还认为,德国的使命就是振兴世界,而战争犹如巨浪,涤荡因和平而产生的腐朽和污秽。

沿着这一思路,如果不被强烈抵制,先是中国的,以及美国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的,后是美国国内的,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最终会走向世界大战。马云说得对:“贸易停止之时,就是战争开始之际欧洲的历史证明,从15世纪开始,瑞典与周边国家发生的战争、荷兰与英国之间的战争、波兰及立陶宛与俄罗斯之间的战争、法国和普鲁士结盟与奥地利之间的战争,直到后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从专制主义及“国家至上”这一意识形态发端的,也都是从最初的贸易战走向军事冲突。

中国人显然不要主动认领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矛头仅针对或最终针对中国的说法,尽管这是不可排除的可能性之一。另一种可能性是美国的关税行动是对世的,即针对所有与美国保持贸易顺差的国家。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采取关税行动的范围远远大于其前十大贸易伙伴(按进出口贸易合计计算依次是加拿大、墨西哥、中国、日本、德国、韩国、英国、法国、印度、巴西),加上不久前与G7其他六个国家彻底翻脸,后一种可能性已经成为现实,并且毫无缓和的迹象。

 

我想说的是,即便是前一种可能性,中国也没有丝毫理由惧怕。到目前为止,中美之间最严重的冲突依然发生在68年前。所谓美国的核讹诈,是指志愿军夺取二次战役胜利之后,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在1950年12月30日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一直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对此,毛泽东立即一针见血回应:“这是一种恫吓,一种赤裸裸的核讹诈。”结果,中国在建国初极其困难连小米都无法保证供应的情况下取得了一连串胜利,并迫使美国人在停战协议上签了字。之后,美国人同样没有打赢越南战争,尽管其背后有中国和前苏联的援助。

 

与一战前美国与欧洲之间的情形有些类似,中美两国长期的明争暗斗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的2001年至2017年间在经济发展上的差异一目了然。16年间,中国经济按本币计算累计增长了655%,按美元计算的累计增幅则高达825%;而美国同期名义GDP累计增幅仅为82.6%;中国经济的增幅是美国同期增幅的10倍,换一个角度看,相当于美国过去40多年的累计增幅。较普遍的预期是,十年后中国经济总量便可超越美国。

 

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PPP)加以合理化比较,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的16年间中美经济总量各自又是如何变化的呢?

依据IMF提供的数据,2001年中国GDP(购买力平价,下同)为3.7万亿(占世界48.5万亿的7.63%),美国为10.28万亿(占世界的21.2%);2012年中国为15.33万亿,美国为16.16万亿;2013年中国为16.79万亿,美国为16.69万亿(这一年中国开始超越美国);到了2017年,中国为23.12万亿(占世界的18.5%),美国为19.36万亿(占世界15.5%),中国比美国领先19.42%

购买力平价是依据各国不同的价格水平所计算出的货币等值系数,目的是对各国GDP进行合理化修正与比较,因此,当它用作世界各国经济总量排名时,远比按各国当年价格计算的名义GDP更加可靠。

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所谓国际元,其实是另一种或更直观的购买力平价工具。这意味着,按照本文前面提到的《世界经济千年史》1870年至1913年世界GDP统计数据,一百年前发生在美国与欧洲之间的经济逆转如今已经发生在中国与美国之间。

恰恰是当年的贸易保护主义令欧洲列强陷入灾难,而美国经济借此机会将欧洲甩在身后。美国的历史证明,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结果是大萧条,包括后萧条时期;走贸易自由化的道路,结果是美国强而又强。欧洲的历史则证明,在被美国经济超越之后,欧洲的政治家们依然没有幡然醒悟,相反在错误的道路(贸易保护主义)上越走越远,一战与二战就是对欧洲顽固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残酷惩罚。

据此,合乎逻辑的推演是,在特朗普及其共和党议员不遗余力推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后,美国经济实力将受到严重削弱,中国经济不仅会取代100年前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并且会不断拉大对美国经济的领先程度。

那么,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性或美国对所有之前存在贸易逆差的贸易伙伴全面开打贸易战呢?答案是:对中国反制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更加有利。到目前为止,除巴西外,美国前9大贸易伙伴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都采取了不同形式与不同程度的反制。

依据2017年世界经济(购买力平价)排名,美国前10大贸易伙伴的GDP合计总量高达57.23万亿,是美国的近3倍(2.96倍);除中国外的9GDP合计总量为34.11万亿,比美国领先76.19%,这一领先幅度是中国对美领先幅度的3.9倍。

 

上述差距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9国共同反制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实力更强,加上中国则胜券在握,这是其一。意味着这9国一旦下决心长期反制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就必须加强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多边贸易合作,进而利好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至少是大大缓解来自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压力,这是其二。第三,意味着美国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空间与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不可能赢的贸易战。

从这一点看,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确是一个正确的世界格局判断。

接下来要分析的是,贸易战对美国的影响或痛点究竟在哪里?以下着重说三点。

美劳工部长亚历山大·阿科斯塔今年1月5日表示,美国就业市场在2017年显示出强劲动力,全年一共新增206万个就业岗位。与此同时,美中贸易委员会报告显示,2017年美国对华货物出口达128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该报告还显示,美国49个州在过去十年对华货物出口取得增长,50个州对华服务出口都取得了三位数的增长。该委员会会长傅强恩表示美国对华出口支撑着美国100万个就业机会。由此看来,贸易战之于美国的第一个痛点是消灭新增就业,如果是中国孤军奋战将减少100万个就业机会,如果是10国共同作战可能将减少超过200万个就业机会,随之而来的是美联储将被迫中止加息进程。

根据美国财政部6月15日披露的最新数据,持有美国国债的外国当局在今年4月间纷纷减持,在前十大“债主”中,只有巴西和开曼群岛没有减持美国国债。第一和第二大“债主”中国和日本在4月间分别减持58亿和123亿美元,英国、印度、加拿大、韩国、墨西哥、瑞士、爱尔兰等国也加入减持行列。据美国财政部列出的清单,共有19个国家在4月份抛售了美国国债。其中俄罗斯在一个月内将手头持有的美国国债抛售了一半

贸易战其实是小儿科,金融战才是高精尖。鉴于美国所指责的贸易顺差与顺差国的外汇储备直接相关,后者又将大量外汇储备投资了美国国债,因此,贸易战升级为金融战是不可避免的。由此将击中美国的第二个痛点,即流动性危机。

美国是世界上流动性最稀缺的国家,最近20年一直靠外国政府及投资人增持美债获取流动性支持。2008年之后,由于大量流动性在华尔街金融海啸烟飞毁灭,美联储不得不采取量化宽松的政策增持美债以释放流动性。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没有贸易战,未来几年也是美国国债发行最困难的时期,原因之一便是美联储的缩表。之前的预测是,美联储将考虑将持有国债的规模从4.2万亿美元缩减到2.5万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外国当局继续加大减持美债的力度,美国国债市场的压力与国债收益率将陡升,而伴随债券市场由此吸收的流动性越来越多,美联储重返量化宽松政策的可能性也会加大,加息则会演变成降息。毋庸置疑,别说降息,只要美联储加息被迫中止,对包括欧盟、日本及所有新兴市场经济体都是好事一桩。

第三个痛点在于美国政治选举。众所周知,美国的间接选举制度至今已两百年的历史,538张总统选举人票的分布也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其中来自农业人口的选票举足轻重。2016年大选中绝大多数美国农民都选择支持特朗普,原因是他推崇乡村经济并誓言取消严重打击家庭农场的房地产税。而现在,同样是这些农户却发现农产品价格下滑,出口市场缩小据美国农业部预测2018年净农业收入料将下滑6.7%至595亿美元。俄亥俄州立大学一项研究则表明,中国施加的关税可能导致俄亥俄玉米与大豆农户今年的收入下降30%。不仅如此,如果这些关税不取消,2019年俄亥俄农场净收入可能最多下降63%。

毫不夸张地说,特朗普的执政寿命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的中期选举中遭遇危机,理由是绝大多数共和党议员都是特朗普极端贸易保护主义的坚定追随者,持续的贸易战以及由此带给美国人民的痛苦将增加对共和党人的不信任,以至于失去在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