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转载]华尔街抄底王大卫•泰珀的故事

18-07-17 08:52    作者:白居易    相关股票: 兴业银行
华尔街抄底王大卫•泰珀的故事

 

文/刘田

 

他很少通过长期持有股票赚钱,常常更换投资组合,并常把一半以上的投资组合都投资到单一板块上。

 

他是冷门投资大师,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有人评价说,“和他在一起做投资感觉像在飞一样,有几个小时无聊透顶,然后就是一阵子心惊肉跳”。

 

大卫·泰珀(David Tepper),这个名字近来频繁出现在《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阿尔法》等各大财经媒体上,更成为最新一期《BARRON’S》的封面人物。当多数人还在金融危机的阴霾里艰难奋斗的时候,他却悄悄地开始数钱了。

 

2009年,泰珀的对冲基金公司Appaloosa Management赚取了70亿美元,减去费用后仍有120%增长,他个人也赚取逾25亿美元,成为2009年美国对冲基金的新王者。他掌管的Appaloosa Management资产规模也达到12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

 

这位现年52岁的基金公司掌门人,在与他的分析师们讨论重大投资时,会扔出一张20美元钞票,问:“你会去捡吗?”因为他的观点是:最佳的交易就是寻找并发现金钱。

 

金融市场充满了躁动,并时常为非理性行为所统治。投资者千千万万,有独立思想,敢于与市场“对着干”的人着实不多。

 

“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这句投资哲理,人人皆知,但说起来容易作起来难。为了获得安全感,人们选择了跟风和随大流,还美其名曰“顺势而为”。但历史上所有伟大的投资,差不多都是逆水行舟的产物。巴菲特、李嘉诚、2007-2008年的保尔森和2009年的泰珀,都为此作出了完美的注解。

 

反其道而行 基金经理吸金70亿美元

 

今年投资者大多恢复了元气,而大卫·泰珀可谓赚得钵满盆盈、领跑吸金狂潮。

 

知情人士透露,今年迄今为止泰珀名下的对冲基金盈利将近70亿美元,而他还即将再让自己入帐逾25亿美元。这将跻身近年来单年收入之前列。

 

在今年2、3月之间,泰珀吸纳了股价暴跌、许多投资者都避之惟恐不及的银行类股。泰珀日复一日买进当时股价不足3美元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的股票以及当时股价不足1美元的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优先股。他的一位投资者坚称市场还将大幅跳水,而与他持同样乐观看法的朋友们在与他采取统一步调时则忧心忡忡,他们猜测政府可能要将这些银行收归国有。

 

泰珀回忆道,我觉得自己在孤军奋战,有些时候甚至根本没有人开价。

 

泰珀的博弈获得了回报。截至12月初,市场复苏帮助他名下公司Appaloosa Management在扣除费用后狂赚钱120%。这些收益令主攻问题公司股票及债券交易的泰珀管理资金规模达到了约120亿美元,使得Appaloosa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

 

泰珀现在又给自己设定了新目标。他买进了将近20亿美元备受打击的商业抵押贷款担保证券。这些证券中有的是由纽约两家从事高级房地产业务的公司Peter Cooper Village & Stuyvesant Town和 666 West 57th Street所发债券进行的担保,过去两年中它们的市值遭到了重挫。泰珀的办公室位于新泽西郊区,可以俯瞰夏特山希尔顿酒店的停车场。

 

一些专家预计商业地产市场将传来更多坏消息,而且说如果泰珀没有看准,那么有可能令自己近期的收益缩水;而泰珀说自己保持乐观。

 

一度受到荷包殷实的投资者热捧的对冲基金在2008年损失惨重,重挫了19%。去年,将近1,500只对冲基金关门歇业,占此类基金总数的16%。对冲基金调查公司Hedge Fund Research Inc.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它们又卷土重来,截至11月份盈利19%,创下十年来最佳年度战绩。

 

今年有少数几只对冲基金大赚特赚,比如关注新兴市场的Everest Capital以及致力于股票交易的Glenview Capital;不过,单以美元衡量,Appaloosa的收益将它们远远甩在了身后。

 

泰珀成长于匹兹堡一个中产阶级社区,他的父亲曾经是一位每周工作七天的会计师,还有一次因为彩票中奖71.5万美元。泰珀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帮助高盛 (Goldman Sachs)从事垃圾债券交易。泰珀总是穿着牛仔裤运动鞋来上班,而且他还会自嘲,对自己的成功轻描淡写。他声称是自己使得“就是这样了”这句俚语在华尔街流传开来,它用来解释当情况有变时需要对投资头寸进行调整。

 

在一次又一次和提升合伙人的机会擦肩而过之后,泰珀离开了高盛,并在1993年创立了Appaloosa。到2008年,他的年均回报率约为30%,净值估计约为20亿美元。

 

泰珀现住在新泽西州一栋他在1990年时花120万美元买下两层小楼中。泰珀不久前买下了橄榄球队匹兹堡钢人队(Pittsburgh Steelers)的所有权,然后每个主场比赛他都乘飞机前往观战。泰珀在2004年给自己的母校卡耐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商学院捐款5,500万美元,并将它改名为泰珀商学院。

 

这位嗓音沙哑,带着眼镜的交易员很爱笑,不过他手下说老板生气时很快就满面怒容。泰珀在办公桌的显眼位置放着一个前雇员送的礼物——一对铜质睾丸复制品雕像。他在交易日里总会摸摸这座雕像乞求好运,结果总是引得同事们暴笑。

 

这些年来,他最大的收获来自于大笔买进受到冷遇的投资。1997年亚洲市场崩溃的时候,泰珀在已经包括大量俄罗斯债券的投资组合中又加入了韩国股票。此举使他在两年后市场反弹时赚了10多亿美元。2003年他在垃圾债券上大获成功;2007年他又押注钢铁、煤炭和其他资源企业,2008年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时,他再次大赚一笔。

 

不过,由于泰珀有时会把一半以上的投资组合都投到单一的交易想法上,他也容易遭受惨烈而突然的损失。

 

这种做法让他去年亏了逾10亿美元。2008年1月,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 SA)交易员科维尔(Jerome Kerviel)被查出损失了50亿欧元(合72亿美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损失之一。由于担心市场会暴跌,泰珀卖掉了大量持股。然而,价格却并没有下挫,这让Appaloosa损失惨重。去年春季,泰珀转而看好大型公司股并买进了一些,不过却随着股市的下滑而遭了殃。

 

2006年泰珀重金押注汽车配件供应商德尔福公司(Delphi)。但去年4月,他和一群投资者退出了一桩向这家破产企业注资至多26亿美元的交易,引发了一场激烈的官司大战,到今年夏季才得以解决。Appaloosa在德尔福的投资损失了近2亿美元。

 

2008年,泰珀最大的基金缩水25%,超过了行业19%的平均降幅。

 

泰珀18年以上的老客户席利(Alan Shealy)说,和泰珀一起投资就象是飞一样,有几个小时无聊透顶,然后是一阵阵的心惊肉跳。他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投资任何资产类别,不过你必须要有一个钢铁般强壮的胃才行。

 

进入2009年,泰珀小心谨慎,公司资产中有20多亿美元是现金,占了30%以上。他极度渴望买进。泰珀用母校教授迈尔策(Allan Meltzer)说过的一句话对自己的投资理念进行了诠释──“树总是要长的”。换句话说,增长是经济体的自然状态,因此乐观通常是会有回报的。

 

今年2月10日,泰珀读到有关财政部开始推出所谓的“金融稳定计划”(Financial Stability Plan)的文章。计划包括政府收购银行优先股、进而向银行注资的承诺。优先股比普通股的回报机会要小,不过风险也要小。

 

当时,投资者们担心政府最终不得不把大型银行收归国有。美国官员们说,他们并没有这样的意图,不过投资者对此表示怀疑。把大型银行收归国有可能会令普通股股东遭遇灭顶之灾。

 

来自财政部的消息被泰珀视为政府将支撑银行的证据。他指示手下的交易员开始买进银行股票和债券。

 

当时很少有投资者和他一样乐观。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推出计划的当天,道琼斯指数跌了逾382点,跌幅近5%。随后的几天中,银行股继续下挫。2月20日,美国银行股价跌至2.53美元。到3月5日,花旗交易价格跌至0.97美元。

 

泰珀回忆起在公司小小的交易大厅中对合作伙伴之一的卢卡奇(Michael Lukacs)说,这太荒唐了,太疯狂,疯狂,疯狂了!政府怎么会说话不算数?他们不会让这些银行垮台的,人们失去理智了!

 

泰珀与卢卡奇和Appaloosa的另外一位高管伯林(Jim Bolin)聚到一起开会。泰珀坚持认为,刺激支出和低利率将提振经济。他说,他估计美国政府将花旗等银行收归国有的几率只有20%。

 

伯林对银行持乐观态度,不过仍认为持有银行债券比高风险的股票要更安全。泰珀说他听了他们的看法,不过他觉得已经到了押大注的时候。Appaloosa的人说伯林往往比泰珀更为保守。

 

在几周时间里,泰珀的团队购买了各种品种的银行投资,包括债券、优先股和普通股。就在几个月前,政府曾注资数十亿美元维持美国国际集团(AIG)等公司的生存,就像他们现在对银行所做的那样。但是,这并未阻止这些股票的大跌。

 

3月份时该公司较年初一度损失了10%左右,总计约合6亿美元。泰珀拿起电话做了更多交易,过去他常常把这件事交给下属完成。这一次,他想直接与华尔街经纪人交流,看看情况糟糕到了什么程度。

 

答案是:非常糟糕。泰珀说,他被告知他是大笔买进的唯一大投资者。

 

管理20亿美元资产的投资公司Solaris Asset Management的首席投资长格里斯基(Timothy Ghriskey)回忆说,客户们都担心游戏发生了改变,资本主义已不同于以往了。这是发自内心的恐慌。他说他在此期间只买了少量银行类股。

 

在冬末的一天,泰珀听到了他自己的客户席利的质疑之声。

 

席利回忆说,自己当时称银行的问题还远远没有结束。不过,管理爱达荷州一家投资公司的席利仍坚持站在泰珀一边。他说,我发现这些头寸的流动性很强,因此如果他是错的,他就会离场。

 

自 2000年以后,泰珀就不太关注他的投资者的神经了。这一年,他曾打赌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将会下跌。但很多投资者抱怨说,泰珀偏离了他的债券投资的根本,因此他取消了做空。当纳斯达克市场几个月后暴跌时,泰珀大为恼火。到2009年3月下旬,花旗集团的股价上涨了两倍,泰珀的其它投资,包括垃圾债券也在上涨。他和他的团队买进了更多,在各银行发售股票时花费了10多亿美元。泰珀说,他持有的花旗集团股票的平均成本是0.79美元,美国银行是3.72美元。

 

到夏末,泰珀仅在花旗集团和美国银行的股票上就获得了约10亿美元利润,自1月份以来,他的总收益超过了45亿美元,涨幅高达70%。

 

在Appaloosa高管伯林敦促谨慎行事后,泰珀也卖出了一些股票以锁定利润。但该公司仍持有大量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的股票,这两只股票现在的价格分别是15.03美元和3.40美元。

 

泰珀仍然保持乐观。他说,他预计利率将维持在低位,并认为股票和债券处于合理价位。

 

这种信念推动了另一个冒险的做法。

 

在今年的每季度末,泰珀都注意到投资者抛售商业房地产支持的问题债券。他从来没有涉足这些投资,但他和他的10人团队做了一些研究,认为这项投资具有吸引力,其中一些债券交易看来很安全,并能获得15%以上的收益。

 

泰珀缓慢地投入10多亿美元,取得了高评级的商业抵押支持证券10%至20%的所有权。他将重点放到了纽约Stuyvesant Town和666 West 57th St.等物业的贷款支持债券上。

 

他赌的是:如果经济好转,他将从这些债券上赚取巨额利息。但如果这些物业赚不回来投资,泰珀认为他还拥有这么多债权,因此对物业的重组将有很大发言权。这意味着,他最终都可以左右逢源。

 

一些分析师警告说,他的这种做法风险很大。商业房地产的价值继续下跌。债务类产品的所有者并不一定总有很大权力影响商业房地产的重组。而且,由于这些大物业的债务被分割成了许多块,有许多投资者参与,任何控制权之争都将格外复杂。

 

泰珀说,杞人忧天的想法是错误的:如果你像我们一样认为经济将会不错,那么我们会做的很好。

 

在约翰·保尔森因做空次贷“惊艳”华尔街后,大卫·泰珀(David Tepper)的横空出世让投资界看到了一种另类投资方式。与大多数基金经理不同,泰珀十分青睐于投资那些陷入困境的公司。2009年初,他大手笔押注银行股,从而收获了高达70亿美元的回报,当年仅个人收入就达40亿美元,超越保尔森成为华尔街有史以来年度收入最高的基金经理。

 

钟情“捡破烂”

 

泰珀从小就显示出超乎寻常的投资天赋。儿时,他广泛收集具有投资价值的“棒球卡”,而且对上面的球员信息过目不忘;高中时,他曾协助父亲投资低价股票;在匹兹堡大学就读期间,泰珀开发出一套进行交易决策的系统,借此赚零用钱,完成了经济学学业。随后又获得了卡耐基梅隆大学MBA学位,当时他才刚满25岁。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垃圾债券蓬勃发展之际,泰珀的部门表现出色,成为高盛最赚钱的业务之一。而在1989年垃圾债券市场崩盘之际,得益于泰珀果断购入陷入困境的银行债券的举动,高盛在市场走出困境时收获了巨大回报。

 

1993年,泰珀离开高盛,并与另一位高盛垃圾债券交易员杰克•沃尔顿共同创建了Appaloosa投资管理公司。初创第一年,Appaloosa基金就实现了57.6%的高回报。一年之后,该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从初创时的5700万美元大幅增至3亿美元。而截至2010年末,该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160亿美元。

 

在近20年的对冲基金职业生涯中,泰珀个人投资的年回报率平均大约为40%,其执掌的基金年均回报率也高达30%。与华尔街多数基金经理不同的是,泰珀只青睐陷入困境的投资标的,这种“捡破烂”式的投资方式曾长期处于边缘地位,但在泰珀巨大成功的照射下,如今已颇被外界关注。

 

泰珀的早期投资之一阿尔格玛钢铁公司曾于1993年申请破产保护。在详细研究资料后,泰珀发现该公司的优先股实际上就是公司的第一级抵押债券,抵押品是公司的工厂和总部。泰珀随即以每股20美分的价格买入这些优先股,随后在一年内以每股60-80美分的价格将其出售。同样的例子不胜枚举。1997年,受东南亚金融危机冲击,韩元大幅贬值50%,泰珀“抄底”购入韩元期货和韩国政府债券,当年他的基金就收获了30%的回报。当然,由于投资组合过于集中,泰珀的回报率波动较大。某些年份可能回报翻番,但某些年份的损失也高达数十个百分点。

 

金融股“多翻空”

 

泰珀最辉煌的战绩出现在2009年。当年年初,银行股因陷入困境而遭到市场抛售,但泰珀并没有理会市场对银行可能国有化的悲观情绪,而是押注政府不会这么做。他的理由是,美国财政部承诺买入银行的优先股,而优先股的转换价格远远高于当时的普通股市价。

 

2009年3月初,泰珀已经成为当时市场上银行股的最大买家,但也蒙受了6亿美元的浮亏。可就在3月中旬,市场出现转机,银行股股价大涨。不止如此,泰珀还在2009年初以10美分的价格买入美国国际集团债券,而在当年年底,AIG债券价格就飙升至61美分。截至2009年终,泰珀执掌的基金因押注银行股豪赚70亿美元,回报率高达120%。他的年度个人收入也达到40亿美元,冠绝华尔街。

 

而进入今年以来,美国银行股始终表现不振。追踪24家美国金融机构的KBW银行指数今年跌幅已经达到25%,其中表现最差的美国银行股价跌幅高达51%。在此情况下,泰珀也已“多翻空”,据CNBC财经主持费博8月份时透露的消息,泰珀已将Appaloosa基金持有的所有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股票清空,其持有的花旗集团股票也大量出售。

 

在泰珀曾经的同事乔纳森看来,泰珀对事情有远见,并且能依据对未来的看法做出微小的抉择,比如挑选某只特定股票,“他会买那些能够反映他宏观预期的投资标的。”

 

Related 大卫·泰珀小档案

 

大卫·泰珀出生于匹兹堡一个中产家庭,父亲是一名会计师,母亲是小学教师。小时候他无心向学,经常逃课,却在饭桌上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的父亲把投资作为最大嗜好,最喜欢在晚饭时大谈心得,泰珀听得津津有味,父亲后来送一些股票给他试玩,他开始学做投资。

 

泰珀后来考入匹兹堡大学读经济学,一边在图书馆工作,一边把部分收入用来做投资,然后再用来交学费。毕业后,他开始做信用分析员。1980年由于对工作不满意,他进入卡内基梅隆大学商学院攻读MBA。1984年,他受聘波士顿梯形共同基金(现长荣基金)。1985年加入高盛,专注于问题债券和特别投资研究。

 

1993年初,泰珀创立对冲基金公司Appaloosa Management。2003年,被评为“华尔街最热门的投资者”;2004年,进入《阿尔法》杂志25大最高收入基金经理前十位;2007年,以6.7亿美元收入跻身《阿尔法》杂志2006年度顶级对冲基金经理人第九位。

 

除了是基金公司掌门人之外,泰珀还拥有一支橄榄球队,他买下了匹兹堡钢人队(Pittsburgh Steelers)的所有权,每个主场比赛他都会乘飞机前往观战。他痴迷棒球、足球和橄榄球,并给自己的三个孩子当起了运动教练,也许未来会拥有由他的家庭成员组成的第二支小球队。

 

这位带着眼镜、嗓音嘶哑、很爱笑的交易员喜欢自由、不受拘束,常穿着运动鞋和牛仔裤上班。他所掌管的Appaloosa Management总部办公室也没有设在喧嚣的高楼大厦,而是在一个小的三层普通办公楼里。他和妻子以及三个孩子现在仍住在1991年买入的一套两层公寓里。(完)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