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时寒冰:最大的危机是人性危机(旧文重发)

18-07-23 09:38    作者:时寒冰    相关股票: 熊猫烟花
中国最大的危机:人性危机
      时寒冰
                 



     在《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中,我对未来的全球格局和大趋势做了预测,重点强调了新兴经济体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对于中国当下所面临的最大危机,我想说的是:人性危机。

    跟德国人接触,你会发现,他们会用一生去踏踏实实地做好一件事情,一件产品精益求精到像艺术品。日本人也是。很多优秀的民族都有这种沉稳专注的特性。而在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人想的只是赚快钱,能踏踏实实做事的人有多少?

    人心浮躁,人就没有根,民族就没有根。

    人心冷漠、自私、残忍,就不可能被人尊重。

    有一次,我向一位德国记者请教了一个问题:“中国在国际上那么隐忍退让,甚至以大慈善家的豪气用巨资援助他国,为何国际上还不断提及中国威胁论?”

    这位德国记者反问了一句话:“一个敢卖给自己同胞有毒食品的民族,一个不惜以残害自己同胞来追逐金钱的民族,一个不懂得爱自己同胞的国家,底线在哪里?什么事不敢做?你难道不觉得这很可怕吗?”


    这个回答让我感到深深的震撼。

    临近春节的时候,朋友转发给我一段视频:一个壮年城管,一个弯着腰的沧桑的老人。城管想拉走老人的三轮车,老人一次次努力地挣扎着去抢,每次都被壮年城管一脚踹倒在地。老人无助地挣扎着,爬起来,再被踹倒……旁边是一群冷漠的看客,脖子伸着,“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

    我心中不由地涌出一阵悲凉。就算是执法,也应该文明执法吧!城市的面貌再美,有人的生存重要吗?这样一位年迈的老人,他原本应该可以靠领取养老金生活,而不必在寒风中靠这个破旧的三轮车赚取那一点可怜的生活费。这么大的岁数,仍然挣扎着为生计努力,而不是去乞讨,而不是像那些养尊处优的人那样悠闲地享受生活,这样的生命卑微但值得尊敬。

     再看看那些被碰瓷的人,再看看那些因搀扶倒地者而被讹诈的人……这个社会,有一个越来越显著的特点:杀善!

      民间杀善,法律亦杀善。典型的如,因搀扶跌倒老人吃官司的彭宇,诸如此类的案件已经超越真相本身,成为摧毁人们善心的利器……善良的人,越来越不敢付出善心,冷漠的人越来越大行其道……当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就演变成了巨大的危机:人性危机。


    那么,这种危机从何而来?

    追根溯源,中国历史就是一部流氓战胜贵族,流氓精神逐渐取代贵族精神的历史。

  在先秦时期,是中国人最可爱的时期。勇武、博学、诚信、彬彬有礼、有责任感、包容、浪漫……这就是贵族精神的精髓。贵族精神不仅仅体现在贵族身上,更充分体现在平民身上。此时,贵族精神已经融入人们的血液,深入人们的骨髓。但是,贵族精神逐渐没落。

    我们不妨用一个具体的典故来说明这个问题。

    大家都知道公元前638年的一场著名战役。宋襄公与楚成王的军队在泓水相遇,楚军渡河时,宋襄公的谋臣子鱼建议乘楚军半渡而击,宋襄公不同意,不仅坚持等到楚军渡河,而且等楚军完成列阵后才开始攻击。结果,宋襄公惨败。

     宋襄公一定要光明正大的与敌人决战,虽败犹荣。因为宋襄公所遵循的原则,在当时是被普遍认可与遵守的原则,那是一种贵族精神,人们普遍以违反规则而感到耻辱。

  刘邦与项羽的对决,是流氓与贵族的首次大对决,最终,流氓胜,贵族败。此后的历史几乎一直在延续这个法则。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中国的不幸。

    培养贵族需要三代,而培养流氓一代就够了。

    所幸的是,汉唐时期,贵族精神依然完整地传承着。

    所以,在汉唐时期,很少有人嘲笑宋襄公的做法,直到宋代,一个自废武功、重文轻武的自宫到可怜可悲可恨的时代,以功利为标准的文人们才开始嘲讽宋襄公的做法。宋襄公的案例是一个经典的案例,对宋襄公的态度折射出一个民族的巨大变化,对他嘲讽越厉害的人身上的流氓气越重。从贵族精神到流氓精神的转变,使得中国人变得不再那么可爱,不再那么可敬,也不再那么可畏。“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气概逐渐沦落。

  所以,“崖山之后无中国”便成为中华民族的一个转折。这也是日本人只敬畏汉唐只膜拜汉唐及以前的文化而轻后来文化乃至蔑视一个曾经伟大的民族的根源。

  崖山之后,文革成为摧毁中国法制、传统文化、伦理、道德,摧毁贵族精神最彻底的一次,为了自保,父子、夫妻、朋友等等互相举报,不惜捏造编织各种证据以对亲人落井下石的方式求得一时平安,越有正义感的人越成为被摧残的对象,张志新们成为用鲜血和泪水谱写的一个个醒目的符号……在那个时代,正义、道德、法制、伦理等等,全被摧毁殆尽……这是人类亘古未有的黑暗时代。

  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的‘文化大革命’,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在流氓文化取代贵族文化的过程中,欺凌弱者、贪图小利、欺诈、胆小怕事、不敢担当、幸灾乐祸……开始成为一个社会的主流。

    回过头来看,假如那位城管身上,有一点点贵族精神,他会以那样残忍无情的方式对待一位在寒冬中自食其力求生的老人吗?那些无聊的看客会无动于衷地欣赏强者凌辱弱者而一言不发吗?能够那么坦然地看着一位自食其力的老人为活命而努力挣扎吗?

    在一篇短文当中,我无法准确而系统地表述我的观点。但我想说的是,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人性危机,中国人需要找回我们祖先身上曾有的贵族精神:自信、诚信、勇武、博学、彬彬有礼、有爱、敢担当……

    人心回归,中国不可战胜,中国人不可战胜!

    贵族精神回归,中国人将被世界尊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也必将实现!

附:2010年旧文:血色奢华
       时寒冰

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媒体报道称:“本届奥运会燃放的烟花数量为历届奥运会之最,总数达十二万多发,是以往所有二十八届奥运会燃放的总数的四倍,创世界吉尼斯纪录。”
    广州亚运会的开幕,媒体做了如下报道:“广州亚运焰火燃放指挥部执行总指挥、熊猫烟花集团董事长赵伟平告诉记者,开幕式焰火总数为16万发,比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多,而其中三项特别的创意将申请吉尼斯纪录。”
    无尽的奢华,让世界瞠目结舌。
    我不知道这种奢华的张扬到底要表达什么,但我知道,这些费用,足以让全国所有因贫困而失学的孩子回到校园,圆他们含泪的求学之梦;但我知道,这些花销,足以让全国所有无依无靠的老人,得到最基本的养老保障,使他们不再生活在恐惧不安的阴影之中……
    血色奢华,我好想亲手抓住你,哪怕一点点,让一位带着渴求的孩子或者老人,圆一个普普通通的梦!
    血色奢华如果是这个时代的符号,那么,承载这个符号的肌体,到底是什么?当奢华可以用这样无度的方式来表达,还有什么边界和底线可言呢?
    当阅读华盛顿、俾斯麦、戴高乐等人的传记,我常常忍不住感叹,人性的光辉如此普通,又如此的伟大。
    人性的光辉胜于一切奢华的装饰。
    在结束独立战争后,手握兵权的华盛顿,向国会交出了全部的权力。华盛顿与财政部的审计人员一起核查了他在整个战争过程中的开支,所有的账目清楚、准确,有 疑问处用自己的钱补贴进去。这是一次伟大的权力交接。当人们热泪盈眶走向他,与他拥抱,为了不使自已过于激动,他泪流满面地默默离去,成为一位农民。
    华盛顿对权力毫不眷恋的胸襟,成就了今天繁荣、自由、民主的美国。
    高贵的灵魂,不需要任何奢华的装裱。
    俾斯麦是我最欣赏的政治家之一。他把智慧和精力全部奉献给了德国,在列强的虎视眈眈之下,相继通过对丹麦、奥地利和法国的战争,顺利完成了德国的统一,其 外交策略之精妙,常常令我拍案叫绝。1890年,俾斯麦被新皇威廉二世命令辞职,回到庄园。即使在晚年最孤独的时刻,这位老人,依然心系德意志。俾斯麦没 有制造出任何浮华的奢华,他也没有得到任何奢华的奖赏,但他为德意志留下来的财富,足以让一个民族傲立于世界。他是德意志的灵魂。心无私者大智,没有俾斯 麦就没有今天的德国。
    凡是充满人情味的政治家,都不会过度的享受奢华,更不会沉浸在血色奢华中不能自拔。
    戴高乐的夫人分娩前,遭遇车祸,因在治疗过程中服用大量药物,而导致小安娜生下来就弱智。戴高乐夫人曾含泪写道:“只要安娜能跟别的女孩一样,我和夏尔 (戴高乐)甘愿舍弃一切,健康、财产、升迁、前程、所有的一切。” 戴高乐对夫人说:“我们两个人的责任,就是让孩子获得真正的幸福。”戴高乐无论多忙,都会陪伴安娜,给孩子带来欢笑,怀抱孩子安静地睡去。即使在流亡期 间,亦不离女儿左右。
    戴高乐一生非常节俭。但他担心,自己先于安娜死去,留下安娜得不到照顾。这位在国际上声名显赫的人,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财产,便以自己撰写回忆录的版权费做抵押,设立了“安娜·戴高乐基金会”,不仅仅为自己的女儿,也为和女儿一样智障的孩子。
    安娜在20岁的时候,不幸离开人世。戴高乐在痛苦中,继续帮助和女儿一样智障的孩子,以这种方式延续女儿的生命。
    这是人性深处的善良,这种善良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亲人,也包括许许多多的孩子。
    是为大爱。
    没有人冲他们高呼万岁,也没有人把他们包装成伟大领袖,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以自己的感受,体味他人的感受;以自己的苦难,融化整个民族的困难;以自己的痛苦,给自己效忠的国民,送去温暖和希望。
    血色奢华,永远不是有人性者的选择。
    血色奢华,换来的不会是世界的敬慕,而是深深的鄙视。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于如此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让它们像幻影一样,散向无尽的黑夜。当然,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在恐惧无助、无保障、无尊严中,目睹炫丽的烟花而自豪地挺起胸膛——再没有比愚昧更好的庇护伞。
    当掌舵者一次次地向世界送去巨额订单,把金钱外交发挥到极致,不知道是否想过,爱护自己的国民,让他们生活在富足、平等、自有、尊严的法制化的环境中,激起内需的力量,更能促进一个经济体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血色奢华不能带来任何实惠,它是对财富极尽挥霍的产物,是对生命、权利和尊严极度蔑视的结果。
    我希望,这个民族的领导者,真诚地对他效忠、服务(而不是管辖)的民众说:“我不能给你们带来奢华的焰火,但是,我会给你们带来尊严、平等、自有、健康的 环境,我会以最节俭的方式积累财富,帮助你们圆梦,无论大的梦想,小的梦想,只要是这片土地上的公民,都生活在有梦想且能圆梦的状态下,重塑这个民族丢失 已久的精神面貌和价值观。让这个民族,重新获得新生,让这片历经苦难的土地,重新满载欢声笑语。”
    这应该成为一种承诺或者誓言。而这种承诺或者誓言只能在权力源于选民的时候表达。
    当然,在当下,这只能是一个不可能的梦想。权力的来源决定着权力的价值观取向。
    民众的觉醒,是通向梦想的首要前提。
    告别血色奢华,不知道何年何月 ?
    血色奢华,你可知道,你令这片土地上的民众多么心碎!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