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公共财政是一门怎样的学问

18-08-12 12:57    作者:清议    相关股票:
清议:公共财政是一门怎样的学问

真的有公共财政学这样一门学问吗?答案是肯定的。游学于英国的以色列学者A.L.希尔曼撰写的《公共财政与公共政策》(英文版由剑桥大学出版社2003年7月出版)便是这门学科的代表作。到目前为止,这本书依然是公共财政这门学科的巅峰之作。

公共财政学与公共经济学几乎是同样一门学科。这决定了人们在讨论公共财政问题时,总是着眼于公共经济的视角,同时也赋予了财政决策与企业或居民决策相比最大不同点在于前者的非本位特征。这也意味着财政决策的出发点绝不是政府自身的利益。

这非常符合道家学说。老子说:“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降落到公共财政学,便是国以民为本,政府以民为本,财政依然是以民为本。

希尔曼列举了三种公共决策的模式。其一,经济可以是在政府指令的直接控制之下,重要的决策都是由集体做出。其二,经济也可以基于自由的个人决定,基于私人企业和私人产权或者基于市场。其三,作为前述二者的折中,经济还可以既通过市场获得效率,又通过政府指令对国民收入进行再分配,由此实现两种力量的平衡。

然而,事到如今,世界上绝大多数经济体的公共决策几乎都选择了第三种模式。但同样是第三种模式,实际情况却大不相同,以至于在此基础上不得不再划分出两种模式。由此产生的第四种模式是通过政府指令并借助国民收入再分配的途径向私人企业及私人产权进一步倾斜,第五种模式则是通过政府指令并借助再分配途径阻止向企业及私人产权倾斜。

如果可以将上述三种模式看作是公共决策的左、中、右三个倾向,那么,第四种模式与第五种模式的存在,则增添了极左与极右的倾向。这纯系学术探讨,别无他意。

当今美国无疑是第四种模式的代表。作为标志,美国公共债务几乎无以复加,私人企业则资本过剩(多见于大企业不断增加的股票现金回购),富可敌国。与此同时,美国家庭基于私人产权的财富增长快于GDP增长。

那么,中国是不是第五种模式的代表呢?从财政收入增幅持续领先居民收入增幅的现象来看,证据是确凿的。但反对者或许会用政府负债扩张来加以反驳,理由是,截至2017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加上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政府负债率(债务余额除以GDP)为36.2%。再加上地方政府隐性负债,政府债务率接近60%。于是,地方政府去杠杆成为今年中国政府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

我想说的是,存在未必合理。黑格尔的“存在即合理”其实是当年德国法西斯主义推崇的逻辑。截止2017年末,29.95万亿的政府负债合计是存在的,但30万亿的政府存款也是存在的(《中国统计摘要2018》提供的数据是30.48万亿,依据央行网站至今年6月已达到32.69万亿)。但稍有财务学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两个存在之间的关系是对冲的,也就是说政府存款与政府负债相互冲抵后,政府负债其实等于零。进一步说,如果将各级党政机关的楼堂馆所出售给企业,怕是连隐性负债也足以冲抵。

鉴于1999年的政府存款合计仅为0.3943万亿,过去18年其累计增幅高达76.3倍。与此同时,企业存款的累计增幅仅为3倍,住户存款的累计增幅也不到10倍。这很能说明问题。

其实,从公共财政学的角度看,政府压根就不能有存款。进一步说,遵循宏观经济学本义,所有的政府存款都会转化为物价上涨,其中最主要的途径不是油盐酱醋,而是私人物业。后者是由中国人口城市化聚集的大趋势以及土地政府专卖制度形成的。

本文观点依据事实,绝无主观臆断。如给您带来不快,敬请谅解。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