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向伟大的CEO学习,与商界局外人为伍

18-09-23 13:17    作者:一只花蛤    相关股票:

2018年9月16日   文/姚斌

深刻的结论来自深刻的思考。一个伟大的公司必然有一位伟大的CEO。但是衡量一位CEO不能看绝对值,而要看相对值;不能看公司规模的增长,还要看给股东带来的收益。如果某位CEO执掌的企业达到了25%的复合收益率,而整个行业的平均复合收益率也高达20%,那么他的成功和伟大的程度就将大打折扣。如果另一位CEO执掌的企业虽然只有15%的复合收益率,而同一时期整个行业的平均复合收益率只有5%,那么后者显然比前者更为伟大。也就是说,判断CEO是否伟大的终极指标应该是每股价值的增长,而不是销量、收入或员工数量的增长。评价一位CEO是否伟大时,需要知道三个收益率:任期内带给股东的年复合收益率、同一时期同行的年复合收益率和市场整体的年复合收益率。

按照上述标准,威廉·桑代克发现在最近50年中真正伟大的CEO只有8位,除了大名鼎鼎的沃伦·巴菲特外,其他7位CEO甚至默默无闻,不为投资者所知。这其他7位CEO分别是:首府广播公司的汤姆·墨菲、特利丹公司的亨利·辛格尔顿、通用动力公司的比尔·安迪斯、TCL有线电视公司的约翰·马龙、华盛顿邮报公司的凯瑟琳·格雷厄姆,罗森-普瑞纳公司比尔·斯蒂利兹以及大众影院公司的迪克·史密斯。这8位CEO从不人云亦云、追赶潮流,他们拒绝听从华尔街分析师或者投资银行家的建议,注重独立思考,相比于企业活动管理活动,注意力更多地投向对企业资源的有效配置……凡此种种,都使得他们表现出独立特行的特点。他们本来就是商界里的佼佼者,却被桑代克称为“商界局外人”,其意味深长。

这是因为相对于大部分的“商界局内人”,这些商界局外人行为独特,不按常理出牌,迥然有别于绝大多数“商界局内人”。巴菲特将为数不多的价值投资者称之为“格雷厄姆-多德部落”的村民,桑代克也将为数不多的伟大的CEO称之为“辛格尔顿村”的村民。辛格尔顿村来自特利丹公司的创立者亨利·辛格尔顿,他以“离群索居,离经叛道”而闻名,经常引发华尔街和商业媒体群起而攻之。他不仅排斥分红,而且还以去中心化经营著称。他回避与华尔街分析师沟通,从不分拆股票,倒是在回购股票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十二年中竟然回购了公司90%的流通股。有人称他是巴菲特“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

辛格尔顿村的村民都有的一组非常有趣的个性特征:他们通常都很节俭、谦和、擅长分析并且为人低调。他们通常不在意CEO这个角色的对外表现,既不去发表演讲,又也不参加论坛,很少出现在商业出版物的封面上,还不写管理咨询类的图书,不拥有那种超凡的人格魅力。就像苹果砸中牛顿一样,这些人的脑子中经常会灵光乍现,继而以一种近乎癫狂的专注和决心是去实现新想法。他们将资本配置作为最重要的工作。因为他们知道,从长远来看,重要的是每股价值的增长,而不是总的增长或者规模扩大。他们高度关注现金流,而不是报告所得,只有现金流才决定着股票的长期价值。在公司内部,他们去中心化的组织解放了企业家的活力,降低了成本和积怨。他们认识到,对获得长期成功来说,独立思考是非常关键,与华尔街和商业媒体打交道会分散精力、浪费时间。有时候最好的投资机会恰恰是投资了自己公司的股票。说到收购,他们会认为耐心是一种美德……偶尔也得胆大起来。

当然,这样的公司及其CEO实乃凤毛麟角。桑代克经过对哈佛商学院贝克图书馆数据库的广泛搜索,发现仅仅8家公司及其CEO满足“伟大”的条件。在他们的商业生涯中,他们既不盲目固守传统,也不傲慢猖狂。他们是“积极的背离者”,骨子里都是敢于突破藩篱,背离常规。因此他们往往是“偶像破坏者”,蔑视那些长期以来一直被认可的传统方法(比如支付红利或者避免股票回购),珍惜他们自己的非正统性。他们有着新颖的视角和对理性的坚守,能在不同领域之间创造联系,成为不折不扣的狐狸。狐狸知道非常多的事情,而刺猬只知道一件事,却了解得非常透彻,绝大多数CEO都是刺猬,他们专注于某个行业,包括技能纯属、专业化和专注等。由于商界局外人熟悉其他公司、行业和准则,凭借这种广度形成了全新的视角,而这种视角又反过来帮助其形成新的方法,最终产生了杰出的成果。

本质上,这些商界局外人思考问题时更像投资者,而不是经理人。究其原因,他们都对自己的分析技能充满信心。在那些罕见的情况下,当他们发现在价格与价值之间出现了非常突出的差异时,他们就大胆地采取行动。当自己的公司的股票被低估时,他们就买入,并且常常是很大的数量;当自己公司股票很昂贵时,他们就用其置换其他公司的股票或筹集廉价资本为未来的增长提供资金。如果他们找不到让人心动的项目时,他们就安于等待,有时要等非常长的时间。长期来看,这种有条理的、系统的“高抛低吸”为股东带来了高额回报。他们当中每一个人都卷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股票回购项目,或者是一系列大型收购项目。用巴菲特的话来说,当他们的同行变得噤若寒蝉时,他们这个群体却开始“贪婪”起来。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曾经提出“一万多小时”定律:在许多不同的领域里,要成为某一方面的专家,至少需要一万个小时的练习。然而这些商界局外人中没有一个曾经作为经理人干过一万个小时,也许他们的成功恰恰表明在精通和创新之间存在重大差异。相对优异的业绩需要新思维,商界局外人的世界观核心是对理性的信奉、对数据与独立思考的信奉。他们都不是充满超凡人格魅力的梦想家,也不会被堂而皇之的战略声明所迷惑。他们天性讲究实用、持不可知论。通过注意力聚焦,他们给自己的文化和沟通穿上铠甲,从而系统地回避掉传统观念的干扰。他们都深谙数据之道,具有一种简化天赋,他们能坚守业务的经济本质,屏蔽来自同侪和媒体的聒噪。他们聚焦于现金流,放弃了对“华尔街圣杯”报告期盈余的盲目追寻。绝大多数CEO都专注于每季度净收益的最大化,然而净收益只是一把钝器,它会因债务水平、税收、资本支出和以往收购历史等方面的差异而出现巨大扭曲。

商界局外人相信,创造长期价值的关键是自由现金流最优化。这种对现金流的重视反映在公司管理的方方面面——从他们支付收购和管理资产负债表的方式,到他们的会计政策和薪酬制度。这种对现金流一心一意的专注正是他们破除偶像的基石。它始终引导的这些人的注意力像激光射线一样投向不多的几个精选变量。它塑造出每个公司的战略,通常与他们的同行背道而驰。对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亨利·辛格尔顿来说,那就是股票回购;对于约翰·马龙来说,那就是对有线电视注册用户数的不懈追求;对于比尔·安迪斯说,就是拆分非核心业务;而对于沃伦·巴菲特来说,那就是保险浮存金的形成和配置。他们的世界观的核心是这样的一种理念,CEO的首要目标就是每股的长期价值最优化,而不是组织的增长。

虽然像汤姆·墨菲等8位伟大的CEO不多见,但桑代克还是建议我们向他们学习,以此鉴别其他的CEO,即使有的CEO能够做到其中一二也值得称赞。由于伟大的CEO并非只是伟大的管理者同时也是伟大的投资者,他们的在投资中许多方法值得我们借鉴。

1、总是做数学
商界局外人总是以这样的问题开始:收益是什么?每个投资项目都要产生收益,这里用到的数学是五年级算术。他们始终在做这些算术,采纳最保守的估计,他们只推进那些能够带来诱人收益的项目。他们关注核心假定,不相信过于追求细节的电子表格。他们亲自分析,不依赖下属或顾问。他们相信项目的财务价值是由这些假定的品质所决定的,而不是看项目陈述写了多少页。他们中的不少人提出了简明的、一页纸就足矣的分析模板,让雇员们关心核心指标。

2、分母很重要
商界局外人密切关注着每股价值最大化。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不是简单的关注作为分子的公司总价值。要使它增长,方法不少,包括过多地把钱花在收购上,或者是为那些没有经济价值的内部项目融资。通过非常仔细的管理投资项目的金融活动、抓住时机回购股票等等。他们更关注对分母的管理。与其说这些回购是为了抬高股价或者抵消期权授予,毋宁说是因为他们有在自己的权力范围内给投资提供诱人的收益。

3、一种顽强而自信的独立
这些商界局外人都是授权大师,管理的高度去中心化的组织,把运营决策压到组织中最低的、最地方化的层级。然而,他们不会把资本配置的决策授权给别人。正如查理·芒格先生所说的,他们的公司“古怪地结合着运营的去中心化和资本配置的高度集权”。事实证明,这种松散与紧凑、授权与科层制的结合能够有效的抵御组织性的僵化。除了思想上的独立特行,他们采取行动时也尽可能的少听外部顾问的意见,并对此感到很满足。

4、领导人的超凡魅力被高估了
商界局外人都特别不会推销自己,相比他们的同行,花在维护与股东关系上的时间也要少得多。他们不提供收益指南,也不出席华尔街的行业大会,沟通风格简洁明了。作为一个群体,他们并不外向或者具有十足的个人魅力。就此而言,他们具有的是谦卑的品质。吉姆·柯林斯在《从优秀到卓越》中特别强调过这一点。他们并不寻求或者通常是吸引大家的关注,不过他们取得的收益足以补偿这种内向。

5、隐藏耐性的鳄鱼般的性情
商界局外人以收益计算为武装,所有的这些人(只有约翰·马龙是个明显的例外,他为了追求规模不断地买下有线电视公司)都愿意为好机会的出现等待很久,比如大众影视影院公司的迪克·史密斯为了并购等了足足10年。而埃克森美孚公司过去整整10年都没有完成一笔重要的收购。就像华盛顿邮报的凯瑟琳·格雷厄姆一样,他们中的许多人只不过是简单地避免了价格太高的所谓“战略性”收购,在收购的狂热时期置身事外,就为股东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6、偶尔为之的大胆
在极少数的场合,当商界局外人发现能够带来诱人收益的项目时,他们行动起来非常大胆,速度快到令人晕眩。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至少进行过一次收购和投资,数额达到公司市值市值的25%以上。汤姆·墨菲收购美国广播公司时,超过了他整个公司的市值。1999年,埃克森公司在一笔大型交易中买下了竞争对手美孚公司,其数额超过了公司市值的50%。

7、始终使用理性、分析的方法
商界局外人处理资本像外科手术一般的精准,始终把可以获得的资本引向最有效率、收益最高的项目。他们的决策总是能够使股东价值得以提高,或避免使股东价值遭受损失。这一准则会形成累积性的效果,在一个长时段中,对股东价值产生巨大影响。事实证明,这种打破常规的思维方式对于他们的公司是一种根本性的、可持续性的竞争优势。它使得这些商界局外人能够穿透同行的活动和传统观点,直接看到其经济本质,并依此制定决策。

8、一种长远的视角
商界局外人愿意为他们的业务投资,以获得长期的价值。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忽略季报,屏蔽华尔街分析师,拒绝有线电视节目的喧嚣,因为它们太强调短期思维了。这种长远的视角往往会带来逆流而上的举动。当其他人站在一边旁观时,商界局外人更乐意跳舞;而当音乐最为喧嚣时,他们反而靠墙而立。他们藐视分红、有选择地使用杠杆、收购时严守准则、买回大量股票、最小化税收、管理者去中心化的组织、专注于现金流而非报告期净收入、打好自己的牌。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