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段永平:投资是什么?

18-09-25 09:55    作者:Blogbuffett    相关股票:

段永平:投资是什么?

 

段永平  

做对的事情,把事情做对!

 

投资是什么?

 

啰嗦版: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买公司就是买其未来现金流(的折现)。这里现金流指的是净现金流,未来指的是公司的整个生命周期,不是3年,也不是5年。

 

折现率实际上是相对于投资人的机会成本而言的。最低的机会成本就是无风险回报率,比如美国国债的利率。有些人把自己生意中有限的资金投到股市里实际上往往是不合算的,因为其自己的生意获利往往比股市里的平均回报高。当然,多余资金投入无可非议(听说国内某网络公司买了很多苹果的股票,这属于无可非议型的)。可我确实看到不少公司贷着款还要买股票,看不懂啊。

 

所谓能看懂公司就是能看懂其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做对的事情)

 

所谓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只是个思维方式,千万不要去套公式,因为没人可以真的确定公式中的变量,所有假设可能都是不靠谱的。

 

个人观点:其实区分所谓是不是'价值投资'的最重要,也许是唯一的点就是在'投资者'是不是在买未来现金流(的折现)。事实上我的确见到很多人买股票时的理由很多时候都和未来现金流无关,但却和别的东西有关,比如市场怎么看,比如打新股一定赚钱,比如重组的概念,比如呵呵,电视里那些个分析员天天在讲的那些东西。我有时会面带微笑看看cnbc的节目,那些主持人经常说着满嘴的专业名词,但不知道为什么说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们自己在说啥。

 

所有所谓有关投资的说法实际上都是在讨论如何看懂现金流的问题。(如何把事情做对),比如生意模式、护城河、能力圈、等等。

 

在巴菲特这里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生意模式。以前虽然也知道生意模式重要,但往往是和其他很多重要的东西混在一起看的。当年老巴特别提醒我,应该首先看生意模式,这几年下来慢慢觉得确实应该如此。

 

护城河实际上我觉得是生意模式中的一部分,好的生意模式往往具有很宽的护城河。

 

好的生意模式往往是好的未来现金流的保障。

 

知道自己的能力圈有多大往往比自己能力圈有多大要重要的多!

 

我觉得margin ofsafety 实际上应该指的是能力圈而不仅仅是价格。

 

在自己能力圈内的生意自己往往容易懂的多,对别人的不确定性往往对自己是很确定的。比如当年我投网易时,市场不看好的原因是很多人觉得游戏这个市场不是很大。而我自己由于在这个行业里时间很长,所以很确定这个市场非常大(但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事实上最后的结果比我看到的还要大)。

 

不要轻易去'扩大'自己的能力圈。搞懂一个生意往往是需要很多年的,不要因为看到一两个概念就轻易跳进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或地方,不然早晚会栽的。比如有的朋友跳进印度市场,有的朋友跳进日本市场。

 

我总是假设市场绝大多数情况下是非常聪明的,除非我发现市场确实错了。(这句话是针对'逆向操作'说的。逆向思维很重要,但逆向操作和随波逐流都是不可取的。最重要的是理性的独立思考能力)

 

很多人说很难看懂未来现金流。其实绝大多数公司的未来现金流我也是看不懂的。看不懂的就不碰。一年两年或许更久的时间里总会有目标出现的。有些公司的生意模式很好,但股价有时候太贵,那就只能等了。好在这些年来一直如此,每隔些年就来个股灾,往往那时好公司也会跟着唏哩哗啦的。

 

对于大多数不太了解生意的人而言,千万不要以为股市是个可以赚快钱的地方。长期来讲,股市上亏钱的人总是多过赚钱的人的。想赌运气的人还不如去买彩票,起码自己知道中的机会小,不会下重注。

 

也有人说股场就是赌场。事实上,对把股场当赌场的人们而言,股场确实就是赌场,常赌必输!

 

用我这个办法投资一生可能会失去无数机会,但犯大错的机会也很少(但依然没办法避免犯错)。

 

我经常听见有人在讲哪只哪只股票赚了几倍的故事,可他们就是不说总的成绩,你懂的。

 

随便感谢一下自助餐先生。凡是觉得我写的这点东西有帮助的人都应该多看看他老人家的东西,我能讲的他都讲过好多次了。

 

想到哪写到哪,主要是为了能随时提醒自己。

 

有人问如何避免以为看懂实际又错了的问题,个人观点: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但呆在能力圈内以及专注和用功可以大幅度减少犯错的机会。

 

说明版: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买公司就是买其未来现金流。这里现金流指的是净现金流,未来指的是公司的整个生命周期。

 

折现率实际上是相对于投资人的机会成本而言的。最低的机会成本就是无风险回报率,比如美国国债的利率。

 

所谓能看懂公司就是能看懂其未来现金流。(做对的事情)

 

所有所谓有关投资的说法实际上都是在讨论如何看懂现金流的问题。(如何把事情做对),比如生意模式、护城河、能力圈、等等。

 

基本版:

 

投资就是买未来现金流。

 

所谓能看懂公司就是能看懂其未来现金流。(做对的事情)

 

所有所谓有关投资的说法实际上都是在讨论如何看懂现金流的问题。(如何把事情做对)

 

补充:

 

我这里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认为大多数人其实不碰股票就是最好的投资,除非你认为自己确实有自己了解的好公司处在便宜的价钱。

 

老巴的能力圈只是和我不一样而已,无所谓大小,最重要的是不要在自己的能力圈以外使劲。

 

能力圈不是双刃剑,是单刃的,只是内外有别而已。

 

如果你买了心里还不踏实就说明你在投机。投机很好玩,但不要玩得太大就是了。

 

但投资确实就是买的未来的现金流,未来现金流最大的保障就是“商业模式”,商业模式里最强的就是垄断,或者叫“护城河”。

 

到目前为止还没学会如何形成强大的垄断优势。我觉得能形成长期垄断优势的企业是非常罕见的,国家垄断不算在内。

 

老巴讲的护城河实际上指的是某种形式的垄断,往往是由生意模式决定的。当然,拥有一个好的生意模式需要有好的企业文化等等,不然很快就会搞得像雅虎一样。

 

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真得懂你想投的那个公司,如果还不是的话,那就再等等,多看看想想。

 

买股票和其到过多少钱其实没有关系,不然就是投机了。

 

能够拿得住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对公司及其业务的了解,还有就是平常心了,不要去想买入的成本,把焦点放在能理解的未来现金流上。

 

价值投资就一种,其实就是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其他的(如果是价值投资的话)说法其实都是为了实现找到(看明白)未来现金流的办法。

 

我不太关心别人的“数学逻辑”。我的“数学逻辑”就一条:未来现金流的折现。

 

老巴教我的:不做空、不借钱不做自己不懂的东西。

 

总觉得抄底是投机者的做法。我眼里没什么a股,美股市场,我只关心公司。

 

你一定要明白一个基本的逻辑关系,那就是投资一定要投自己了解或明白的公司,但不是说自己了解或明白的公司就一定要投。

 

如果你不懂你要逆向的东西同样也是很危险的。乱逆向的人手里可能会买很多雷曼或aig或安然的股票。市场大部分时候是非常聪明的,错判的机会其实很少。

 

顺便说下,投资很有趣的地方就是,你能看懂的东西就已经能够让你足够忙和得到足够回报了。另外,要想搞懂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往往没有那么容易,同样的机会成本(时间)在自己明白的圈子里往往有大得多的回报。

 

顺便补充一点,我投资不会刻意去想我要做长线还是中线还是短线,但我总是会记得巴菲特说的那句话(大致意思),“不打算持有10年的股票为什么要持有10天呢?”

 

顺便提一下,跟任何人买股票都是不对的,最重要是自己能搞懂。

 

我认为“懂”不是个绝对的概念,大概就是“毛估估”懂的意思。懂不懂只有自己才知道,任何别人都很难评价。比如说我觉得我懂ge的文化的价值,但不懂得人就会在其很便宜的时候把股票卖给我。从投资的角度而言,当你觉得你买的股票掉的时候你真的不受影响的时候,你大概就是懂了(不是讲的心理因素),不然就有可能是在投机(尤其是当你觉得害怕的时候)。

 

我自己的所谓能看懂就是认为自己大概能看懂其商业模式及未来的现金流(折现)。

 

再次强调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的概念,每个人应该坚持不懂不碰的原则,不然早晚会掉进去的。

 

我没有什么投资风格,只看未来现金流。

 

价值投资的长期持有是在买对股票的前提下,老巴说的再清楚不过了。

 

准确讲是过去常常满仓,还特别集中。很长时间里80%都集中在一只股票上(网易)。现在没那么集中了,也许有时可以到30甚至40%,但不容易再高了。

 

呵呵,一般人学习理解是总是觉得做什么是最重要的,其实最重要的是不做什么。巴菲特能有今天最重要的是“不做什么”。

 

其实每个人都多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往往不知道自己不该做什么。如果每个人把自己干过的不应该干的事情不干的话,结果的差异会大大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可以看看芒格讲的如何赚20000亿美金的例子。

 

我一般觉得差不多,又正好需要用钱时就有可能卖。如果不需要钱时往往不会急着卖。如果觉得贵得离谱时,我还是倾向于卖掉的。一般来讲,“市场形势”很好时,大概就是卖股票的时候了。不过,如果真是特别好的公司,稍微贵一点未必应该卖,不然往往买不回来,机会成本大。

 

核心竞争力是一个企业能够长期获得竞争优势的能力。是企业所特有的、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具有延展性,并且是竞争对手难以模仿的技术或能力。

 

如果你有足够钱按市值买下这个公司,你愿意吗?为什么?有没有更好的选择?买了以后能睡好觉吗?等你回答完这些问题之后你就知道便不便宜了。

 

呵呵,最理想的就是可以长期持有,永远不想卖的股票(老巴讲的)

 

静态数据的分析没问题,但企业发展是动态的,能不能投要取决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理解。

 

没人说了解的企业或行业就一定要投资,但不了解的企业就一定不要投。这还是个逻辑题啊。

 

巴菲特有几条东西:能力圈、护城河、margin of safety,没说哪个行业。巴菲特追求的是产品很难发生变化的公司,所以他买了后就可以长久持有。但他也说过,如果你能看懂变化,你将会赚到大钱。归根到底,买股票就是买公司。无论你看懂的是长久还是变化,只要是真懂,便宜时就是好机会。如果一,两年能看到一个这样的好机会,你的回报一定会很好。

 

对投资,我想来想去,总觉得只有一样东西最简单,就是当你买一个股票时,你一定是认为你在买这家公司,你可能拿在手里10年,20年,有这种想法后就容易判断很多。

 

如果我能看懂一家公司,认为其长期很有前途,短期的问题往往是买入的机会。

 

价值投资者会用长期投资的办法,但长期抱着一个股票并不一定就是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最重要的是买对公司然后才可以长期持有。很多人把长期持有当成价值投资的唯一特性了,大错特错啊,千万别忘了前提。当然,你可能买的就是一个好公司,那就应该坚持下去(你自己要明白你为什么买)。所谓长期投资的意思就是短期有可能会亏钱的意思。

 

直觉对避免错误和发现目标很重要,但最后的决定要靠理性(rational)。

 

过多拜访公司容易短视。我的意思是,很多人拜访公司是为了了解公司短期运营的状况,这种心态对长期投资的帮助不一定大。

 

这些年我碰过的股票其实也不少了,有亏的有赚的,就是没有一个从一开始我就100%觉得自己一定能赚大钱的。不管买哪个,都觉得多少心里有些不踏实,呵呵。

 

我一般碰到这种情况(尤其是大跌时),会再全面认真地看一下是不是自己哪里看的不对,如果确认没问题我就不管了。心情的事情说不清,一开始我也紧张。回想起来,紧张一般都来源于不了解。当你真的很了解你的投资标的时,下跌往往会让我觉得高兴或无动于衷。

 

网易这种投资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再说就算买了也很难拿得住,如果不能很好地了解和理解的话。

 

价值投资不需要勇气,需要的是对投资标的的了解。投机却需要很大的勇气。当有人非要把金子按铜的价钱卖给你的时候,你是不需要勇气的,你只要确认那真的是金就行了(有可能其实是镀金的铁块或石头)。

 

我个人认为应该多了解公司。当然其他的东西对公司短期盈利有影响,但如果你从510年的角度看,你会发现宏观的东西对公司的影响要比想象的小得多。

 

控制风险的最好办法是深入思考,而不是投资组合。--巴菲特

 

对投资的基本理解

 

1.买股票就是买公司。所以同样价钱下买的公司是不是上市公司并没有区别,上市只是给出了个退出的方便而已。

 

2.公司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就是公司的内在价值。

 

买股票应该在公司股价低于其内在价值时买。至于应该是40%还是50%(安全边际)还是其他数字则完全由投资人自己的机会成本情况来决定。

 

3.未来现金流的折现不是算法,是思维方式,不要企图拿计算器去算出来。当然,拿计算器算一下也没什么错。

 

4.不懂不做(能力圈)是一个人判断公司内在价值的必要前提(不是充分的)。

 

5.“护城河”是用来判断公司内在价值的一个重要手段(不是唯一的)。

 

6.企业文化是“护城河”的重要部分。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很强企业文化的企业可以有个很宽的“护城河”。

 

“理性”地面对市场每天的波动,仔细地检查每一个自己的投资理由及其变化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估值

 

内在价值不是算出来的。

 

投资最重要的是看那些东西会对公司的长远发展产生影响。商业模式以及integrity无疑是最重要的两个方面。

 

估值就是估未来现金流的折现。估值是定性的,因为变量太多且不可知。知道什么变量最重要及其变化的可能趋势是非常难的。所谓能力圈、护城河等等其实讲的都是怎么估值的问题。我觉得所谓未来现金流的定性分析比定量分析要重要的多,用公式的人往往会陷于细节而忽略整体。

 

未来现金流折现不是个计算公式,他只是个思维方式。没见过谁真能算出来一家公司未来是有现金流折现的。芒格说过,他从来没见过巴菲特算这个东西。

 

未来现金流的折现不是财务问题,其实可能是个哲学问题,反正我从来都没有算过,也没见哪个会计师会算过。

 

我的理解是不用计算器就很容易算清楚的那种。巴菲特举过一个例子,大意是:当他见到姚明走进来时,不需要拿尺子量就知道他很高了。芒格的意思大概是:从来没见过巴菲特用尺子量姚明的身高。

 

在没有贷款的前提下,净资产收益率高的公司当然是不错的,说明公司的盈利能力强。净资产收益率低的公司一般都不太好,但成长型公司的初期可能净资产收益率会很低。关键还是看你能不能看懂公司的未来(现金流)。

 

现金流折现是个思维方式,我自己从来没算过。也许职业投资的人会算,但我这种业余投资者不需要那么细,多烦人啊。

 

对看得懂的公司估值其实不算太难。不过,很多人对估值的理解会停留在估价格上,而价值投资最本质的东西是去评估公司未来现金流(的折现)。

 

公司的内在价值就是其未来自由现金流的折现,所谓现在公司的净值应该是被包括在未来现金流里面的。未来现金流折现只是一个概念或思考方式。一般来讲,任何人只要试图用未来现金流的计算公式去计算公司的内在价值时,就说明其实他还不太懂他在干什么。

 

我对“估值”的定义基本上就是对企业的了解,只有当我觉得很了解很了解一个企业的时候,我才能对企业有一个大概的“估值”,这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当然,过去对企业的了解的积累也是非常有用的,这就是有时候好的投资的决策看起来并没有花很多时间来决定,实际上却是很多年了解的积累的结果。

 

我从来就没认真估过所谓“内在价值”的区间。在卖出大部分网易之前,我一直理性考虑的问题主要是这家公司未来到底可以赚多少钱而不是想我的股票已经赚了多少钱的问题。要大致想明白这个问题,对公司、行业、产品等等的了解不深是做不到的。

 

折现的意思就是用现在的价钱去买将来的收入,所以把将来所有收入折现到今天,再和现价比,然后你就知道现在买便宜还是不便宜。

 

我个人觉得如果需要计算器按半天才能算出来那么一点利润的投资还是不投的好。我认为估值就是个毛估估的东西,如果要用到计算器才能算出来的便宜就不够便宜了。好像芒格也说过,从来没见巴菲特按着计算器去估值一家企业,我好像也没真正用过计算器做估值关于估值的一点想法。我总是认为大致的估值主要用于判断下行的空间,定性的分析才是真正利润的来源,这也可能是价值投资里最难的东西。一般而言,赚到几十倍甚至更多的股票绝不是靠估值估出来的,不然没道理投资人一开始不全盘压上(当时我要知道网易会涨160倍,我还不把他全买下来?)。

 

不赚钱的净资产有时候就是个累赘。比如在渺无人烟的地方建个酒店,花了一个亿,现在每年亏500w。重置成本还是一个亿,现在5000w想卖,这里谁要?

 

实际上,我买的时候是不考虑是不是有人从我手里买的。我要假设如果这不是个上市企业这个价钱我还买不买。你如果明白这点了,价值投资的最基本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