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孙涤:基本分析大师--格拉罕姆

18-09-28 16:42    作者:Blogbuffett    相关股票:

孙涤:基本分析大师--格拉罕姆

孙涤 投资之道 

布费投资哲学的根本来自本杰明.格拉罕姆。(Benjamin Graham)。格氏认为股价经常和股值严重脱节,这种脱节源自于人们的感情用事,要么过于贪婪,要么过于胆怯。他认为证券投资不可能避免风险,所以一定要在股价大大低于股票内在价值时,才值得去买。这种差价被他称之为“风险的缓冲带”(Safety Buffer)。“风险的缓冲带”这一观念,被布费奉为圭臬,成为创立投资策略的基石。


格氏1894年生于伦敦,后随父母移居纽约。早年丧父,家境陷于困顿。他廿岁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爱好数学和哲学。他在证券行业跑街,起薪才12美元一星期。由于他的分析天才,他很快就被发掘。廿五岁时,年薪已达60万美元(几乎相当于今天的1000万美元/年)。大萧条时,格氏破了产,被迫回哥伦比亚大学执教。这也给了他余暇去反思,其结果就是那本划时代的名著《证券分析》的问世。书中格氏分析了证券投资的三种基本方法:第一种是用指数法。以道琼斯工业指数或SP500种股票综合指数来研判,所获只是市场平均利润,并且不能避免市场风险;第二种是短期趋势预测法。从公司的现时销售额、成本和净利润来判断期内的趋势走向。虽然这是华尔街常用的方法,但却被格氏批评为任意主观、不能奏效的;格氏坚信第三种方法,即用长远眼光来看待和分析公司的内在价值,并确定其“风险的缓冲带”有多厚。


问题是怎样来计算一个公司的内在价值,或者说人们怎么才能够确定该公司将来的赢利能力。说实在的,格氏并无良策。在书中格氏介绍了不少技巧,但都不能摆脱主观判断而做到客观、准确。也许这也是证券投资的刺激和诱惑力所在。事实上,技术分析的技巧还是在层出不穷地涌现。格氏本人仍极力否定技术分析方法,但坚信股票的内在价值完全建筑在“实”的东西上面,而这些都只有在深入分析企业财务报表的“实在”数据中,才能得到理解和把握。他对不能定量的“质”的变量持怀疑态度。虽然他不否认公司管理阶层的素质和产业对市场变化的影响,但认为它们“太主观”,不易把握。不可否认,这是他的基本分析法的严重缺陷。


针对这个弱点,格氏推出他的“风险的缓冲带”的观念。他说既然人们不能通过基本分析来确知证券的内在价值,那就应该多一点保险系数。当一种股票的价格,低于它所代表的企业净资产的三分之二或更低时,才值得去买;另外只有市盈率(P/E)值格外低的股票,才值得考虑购买。因为即使计算不准确,很厚的“风险缓冲带”也给了投资者较大的犯错误的宽容度。他建议在熊市的谷底买进,因为那时,有厚实的“风险的缓冲带”的证券比较容易找到。


布费把格氏理论的精华加以实践,同时他也深知格氏的不足之处,并加以补正。这方面他借助了菲力普.费雪(Philip Fisher)的学说。费雪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目睹股市的大崩盘,他在三十年代初开创了自己的投资顾问公司。在大学读书时,教授教他怎样仔细调查公司业务状况,使他了解到经理人员的能力素质,是企业成功的关键所在。成功的企业有两类:经理人员独到的能力使之成功;或经理人员的能力,加上市场的运气使它成功。只有这两种公司值得去投资,这是他理论的基础。费雪认为要获得超常的业绩,产品的研究开发、制造工艺和市场营销均很重要。他特别推崇有良好销售队伍的企业,这方面他强有力地补充了格拉罕姆的学说。费雪致力于发掘明星企业。他认为,靠平庸的经理主掌的公司来发财是徒劳的。企业经理的能力除了包括上述职能,成本控制也能检验经理的能力。他指出好的经理不需要依赖扩股增资,也同样能使企业成长。他们既能抓紧眼下的运作,又有良好的长期规划。费雪认为,了解一个企业的经理,要深入地和公司一般雇员交谈,就能够发掘财务报表所不能反映的问题,并知道经理们用人的能力。为此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费雪认为认定了杰出的公司,只要有三、四个,就能构成投资组合。


布费兼得两人之长,专门在众人不看好的时候买下有雄厚潜力的公司股票。当人们还在惊讶时,他却已点石成金似地使该公司股票复原回升。他说:“我从来没有试图扭亏为盈。我专找好公司,就像蓝球星探总去物色七尺以上的人来打中锋,小个子再好,也不碰一样。”布费不关心市场波动,对他来说,市场只是一个场所,用来买进卖出。此外的用处,是看着别人犯错误,把股价压低而给他造成买的机会。在经济指标中,他最在乎的是通货膨胀。他认为所赚的钱值多少,要由通货膨胀来决定,所以他尽量避免购买受通货膨胀影响大的产业。他非常有耐心,交易的频率极低,买了股票就一等数年地看着它涨。他认为人们不能克制自己要采取行动的欲望,是犯错误的根由之一。乱放枪打不中目标。不如瞄准了打一枪。他的名言是:“好的投资家要有这样的耐心,好像他一生只能买卖二十次。”


文章选自1995年上海证券报孙涤《财经闲话》栏目。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