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转载]中美谁先暴发金融危机?(5)

18-10-06 15:25    作者:职业初段    相关股票:
中美谁先暴发金融危机?(5)



六、中国债务问题先暴发还是美股先崩溃?

M:前面的文章中,您认为美股会先倒。

安:是的,除了我前面有一个观点,三五年内,美国若不能把中国整出个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来,那么后面美国不可能扼制住中国;除了这个观点外,我还有一个观点,即中美之间,看谁先撑不住,先倒下去。一个先倒下去了,另一个就是胜利。而在十来天前,我把这先倒下去的票,投给了美股。

M08年您也投过美股,您写过《全球熊市已至,美股必然崩溃》的文章,上海《第一财经日报》在您的专栏上发表出来了。您的预言很准确。

安:是的。那次的文章是提前预测美股必然崩溃,结果刚好那一年崩溃了。我那次的分析是定性分析,因为美国金融系统的信用已经崩溃,支撑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根基已经动摇,美国股指的大动荡不可避免,大致是这么个意思。

M:但我看您这次的分析,好像并不是定性分析。

安:对。我这次使用的是定量分析。具体方法就是分析道指、纳指的上升斜率,以及用指数型增长模型来计算出它的增长速度,看看有没有可持续性。

M:您这个模型可靠吗?很多金融学家经济学家设计的模型都非常复杂;您为什么要用这么简单的模型呢?而且您依据这么简单的模型所做出来的判断,到底有多大的可信度呢?

安:你所提的这个问题,我在2013年就遇到不少人提了。2013年当我写中国经济原来的增长模式不可持续,具体有那么七八个不可持续时,就有人提出过同样的问题,说我的模型太简单,预测效果不会好,否则高中毕业生都可以做经济学家了。我当时回答是,模型复杂与否,不是根本,根本是对问题本质的判断是否准确,对高手而言,不只是刀剑可以杀人,树叶一样可以当杀人利器。

M:结果现在看来,您当初的判断相当准确。5年过去,当初那种增长模式,的确已经不行了,没有未来了。

安:就是如此。指数型增长对于研究经济、研究企业,还有研究股市来说,是一种非常适合的方法,依靠它来建立模型,很适用也很贴切,因为它背后的原理正是复利增长。其实深入研究过复利原理的人都知道,所有高速增长,最后一定都不可持续,关键不在这里,而是在于什么时候发现它不可持续,什么时候做出预言。

复利增长最著名的故事就是印度象棋,这个故事刚好揭示了复利增长不可长期持续下去的根源,就是最后这个模型它一定会坍塌;导致它坍塌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数学本身,它增长太快了,最后会是一个天文数字,不可持续的天量,就一定会导致它坍塌。

而我们从美股上涨中,发现了它的几个限制,时间限制,涨幅限制,到还原出它的复利增速以后,就很清楚它不可持续。

M:这个可不可以详细讲一讲,讲得更深入一点、让人听得更明白一些呢?

安:好的。我们先看一个图,下图中有两条线,一条缓涨的黄线,是纳指原始上升趋势线,第二条比较陡的黄线,是纳指第5浪上涨的上升趋势线。



趋势线其实是对算术型增长的典型描述。它表明了指数的上涨速度。这种涨速可以用两种速度描述,一种是趋势线所代表的涨速,还有一种是低点到高点的涨速。

趋势线的最终作用,倒不是在这里,而是用在判断上升趋势是否被最终跌破,一旦跌破,它就有极强的定性作用。比如第二条较陡的上升趋势线,我们可以算出它每个月的点位,一旦跌破那个点位,即代表上升趋势结束。

M:听您话中的意思,您更重视指数型增长。

安:是的。除了这个之外,浪型和涨幅都是我极为重视的相关数据。比如纳指,一浪从1265.62点涨到2887.75,涨了1622.13,涨幅是128.169%;三浪从2299.37点涨到5231.94,涨了2932.57,幅度是127.538%;五浪的起点是4209.76,按照波浪理论,三浪不会是最短的一个浪,那么五浪最大的涨幅不会超过127.538%,由此我们可以推出纳指最多涨到9578.80;

用三浪上涨了的点位乘以这个涨幅,算出五浪的最高点位是9511.41点。

用上涨时间测算,纳指这波长周期上涨,其最长的中周期是46个月,到今年10月,纳指第五浪上涨已经有33个月了。也即纳指上涨时间,最多还有1314个月。这个时间指向201911月出高点。即使晚,也不会晚太多。

M:那么指数型上涨是怎么判断的呢?

安:纳指上涨,用指数型增长来算,它有三个速度:第一个速度是一浪和三浪的速度,为25.118%,第二个是五浪的速度,29.0367%;第三个是到目前为止,从一浪起点到现在的点位的指数型增长的速度,21.6323%

M:这个速度和您那篇文章中的速度好像不太一样。

安:前面的计算中,录入时输错了一个数字,结果有点问题。这次是我仔细校对过后的数据,没有任何问题。

M:调整以后,计算出来的数据仍然有效吗?

安:仍然有效。一浪和三浪为25.118%,五浪为29.0367%,这都是非常高的增速。对指数型增长来说,这么高的增速都不可持续。

M:您曾说过,您学指数型增长,复利计算是您自己用了一个夏天一个数据一个数据算出来的,因此您对复利原理的理解跟别人差别比较大。

安:对。别人对复利原理的数据不一定敏感,但我一定是敏感的。有些数据我看一眼,就知道它不可持续。比如这次的25.118%29.0367%,它们都不可持续。

M:为什么这么讲呢?

安:以第一个增速增长,10年增长的倍数是9.401517倍;以第二个速度增长,增长10年是12.79772倍。纳指成分股都是一批大公司,它们的利润都是个很巨大的数据,涨这么多倍,即使是按21.6323%的速度,10年也是7.0873倍。它不具有可持续性。所以最终纳指的增长一定会坍塌。就是上市公司利润增速跟不上指数增长速度,只能让市盈率上涨,最后涨出大的危机出来。

M:加上您前面的1314个月的上涨周期判断,因此您认为纳指一定会涨出问题,在中国债务危机暴发前,纳指先倒下去?

安:正是。我的观点就两点:一,未来三到五年,看美国能不能把中国弄出个金融危机出来,弄不出来,中国胜,美国败;二就是看中国债务问题先倒,还是美国股指先倒?

M:为什么美国不是债务出问题,而是股指出问题呢?

安:三个原因:一是美国企业在08年后,普遍完成了去杠杆;08年美国的危机就是债务危机,是居民债务引发次级债再引发企业债券投资风险的,之后企业去杠杆工作一直完成得比较好,而中国企业去杠杆工作正在进行中;二是美国目前的债务主要是国债,规模大致是二十三、四万亿美元,尽管数量的确很庞大,但是美国国债的全球信誉还是不错的,它们很难引发债务违约,也肯定可以做到发新债还旧债;三是美国经济的组织形式跟中国差别比较大,股市处于美国经济的核心环节,企业效益是关键。美国的养老基金等很多基金都在股市里,股市一涨,消费就旺,股市一旦进入熊市,只要有个一两年的下跌,美国经济铁定不行。还有就是,即使美国经济发展不错,但纳指29.0367%的指数型增长,美国企业的利润增长速度铁定跟不上。中国则不然,股市从来不是中国经济的中心。中国经济目前的核心风险是企业债务问题,而政府更关注的是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和中小企业。

M:也就是你前面的观点,美国如果要攻击中国经济,在房地产、外汇储备和汇率难以奏效后,铁定选择债务问题发动连环攻击。

安:正是。根据美国总统高级顾问所讲的那番话,我们判断出美国攻击中国的主攻方向是债务,而债务问题的背后是中国企业利润形成,美国跟中国打贸易战,他们的核心思路就是上游控制资源价格,导致中国输入性通胀,抬高企业成本,下游控制中国企业成本向国际转移,也就是给中国输美产品加关税,导致中国企业向下游转移成本渠道不通畅,最终打击中国企业的利润形成。企业利润成为美国进攻的突破口。企业没有利润了,那么企业投资也就没有了,工人工资上涨也就不存在了。工人工资上涨不存在,那么中国启动消费升级战略也就不可能完成任务。更为关键的是,企业没有利润,难以还本付息,极容易导致债务危机暴发——还不起利息的企业一多,债务危机就会暴发。

M:那您为什么很坚定地把票投给美股呢?

安:美国打击中国出口,打击中国企业利润形成,打击中国债务问题,尽管一定会有效果。但有两个方面美国并没有看清楚:第一,中国政府调动资源能力是美国政府想象不到的,这意味着即使有危险,中国政府可以以自己调动资源的能力抻下去,跟美国耗下去。第二,美国股市的危机,时间更为紧迫。我们前面说了13个月左右见顶,当然在顶部可能会盘整一段时间,最终离大熊市,离美股崩溃可能只有两三年时间,甚至还要短;但是,中国债务问题扛两三年是没有问题的,而美股扛两三年,应该扛不住。

M:您判断美股扛不住,除了定量分析的原因外,有没有找到经济方面的原因?

安:可以找到经济方面的原因呀。比如这次贸易战,除了中国企业受伤外,美国企业一样会大面积受伤。美国最终要对输美国5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美国计算的口径)征25%的税,相当于加价1250亿美元,如果美国找不到进口替代,如果中国企业不愿意加价,那么最终它们得美国企业自己承受。就算承受800亿美元,按照美国股指现在30倍的市盈率计算,相当于2.4万亿的市值。这相当于减少少美股2.4万亿美元市值,因为减少的是企业的利润。前面美股上涨,与特朗普减税有莫大的关系,但那边刚减了所得税,这边就加税,这一定会影响到美国企业的投资价值。我们知道,全球净利润超过100亿美元的企业并不多,这个加税,相当于8100亿美元净利润的企业股票价格归零,影响即使不大,也不会太小。

M:中国政府现在正在给企业降成本费用,在您看来这正是给企业输血续命。

安:是的。给企业降成本费用和减税降负,是现在中国应对中美贸易战最正确的做法;而9月份中国最大的变化,就是中央政府要给企业降成本费用,要减税,做相关减税的测算。这表明了两点:第一点就是,中国政府正确地看清楚了美国的主攻方向、突破口的选择,以及美国在主攻中的手法变化,即他们得怎么跟中国打贸易战,现阶段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企业利润;第二点就是,在中国未来三五年及消费升级中,企业利润将居于最核心的地位?

M:为什么这么说?(待续)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