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董宝珍给刘士余主席的信

18-11-02 16:56    作者:董宝珍    相关股票:

2018年中国已经进入新经济周期,明显出现好的发展态势的情况下,因为非本质的原因,中国资本市场上持续出现下跌且越来越加速,在这种情况下我本人有一些来自于心灵深处的观点,这些观点也没有经过什么样的逻辑论证和事实证据,是我作为几十年的一个资本市场上的求索者一种灵魂深处的思考和观点,我把它分享出来,不一定对,供大家批判

我们要回想一下上一届证监会主席肖钢同志的工作,大约在2015年春天的时候,中国创业板已经上涨了一倍,在这种情况下,泡沫已经是显然的不能再显然的事实,任何理性的人都能看出来,但是中国资本市场由于结构性的问题,由于种种原因内部缺乏自我平衡机制,非理性的贪婪性吞噬了市场中几乎所有参与者,人们不断的加码买入创业板,把创业板的股价推到三千点,泡沫已经到了很严重很严重的情况,然而肖钢同志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还在某一个公开场合里头以开玩笑的口气提醒记者要注意风险,可是作为普通人在出现全社会的非理性和狂热下,连牛顿都无法自我控制,肖刚同志说了一句非常外行的话,告诉参与者,你们要自己注意风险,如果每一个市场参与者自己能注意风险,那么人类不可能出现金融危机。总结历史,15年创业板泡沫这个不幸的事件是今天创业板大跌百分之七八十的根本原因,创业板泡沫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与监管层没有预见性,没有干预有关系,当监管层发现问题又采取的强制去杠杆,不给人下楼梯,所以市场崩溃了。

现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出现了一个反向的变化,悲观到了无以复加,市场参与者已经和2015年看好看创业板一样,不能够回归平常心,不能够理智和理性的看待问题,差别只是15年是乐观,而今天的局面是悲观,参与者悲观日益加速,日益强化,不能自己停下来,加之中国资本市场上导致15年崩溃的市场中没有自我平衡机制的深层次问题,也没有在三年之内解决掉,所以今日之局面非常类似于创业板涨到3000。所以这个时候极为迫切的是A股需要场外力量扶助一下,帮助所有的人从恐惧中挣脱出来,而不是继续坐视。我们在15年已经吃了一次坐视不管的亏,这一次再坐视不管我们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我特别想提出一个问题,请社会各界来讨论,当下之中国市场是否已经出现了市场失灵,最推崇市场经济,对推崇自由经济的人也都承认市场是会失灵的,某些时刻市场会失灵,市场之外的力量必须帮助市场恢复自我平衡机制。既然理论上能够出现市场失灵,那么现在我们就需要考虑中国资本市场是否已经出现了市场失灵。

我本人在资本市场上工作的20多年,我自己多次亏钱、遭遇挫折,基于我对资本市场这个游戏的理解,我一生不会主张有人来救助我的股票,所以我不会基于我个人的私利呼吁社会力量来干预市场,今天我表达这个态度,是为了整个社会利益,为了金融市场的整体稳定,为了中国资本市场上一亿投资人的利益,我呼吁监管层干预市场!

中国资本市场即使存在着高估需要下跌,那么这种高估的出现,难道都是投资人自己的罪孽吗?难道没有社会问题吗?难道没有机制问题吗?监管层抓了一批腐败干部,他们的罪证中多次有索贿受贿,那些送礼给监管部门的人所得到的利益,难道不是最后让投资人买单了吗?普通的投资人遭受的损失,绝大部分应该由他们自己来承担,但是每一个投资人都是在中国这个存在很多问题的市场上投资的,如果所有的责任都让他们承担,都指责他们自己不理性,这不公平!资本市场上的某些问题也不是投资者造成的,是由提供这个市场的相关管理者造成和导致的,一定程度上投资者所遭遇的困境,有一部分是来自系统的缺陷和社会。

基于此我呼吁应该在全面出现了市场失灵的情况下,监管层为避免局势进一步的恶化,要有所作为,不能够再无为而治了,并且这种有所作为,绝对不要再逗投资者,释放出一些助长炒作的所谓的减少交易税,要实实在在的从长治久安的角度从一亿人民生的角度,从一亿人信心的角度来推出实质政策。据网络传说中国要降低增值税以及所得税,若真有此事,为什么不尽快的推出?资本市场瞬息万变当严重的局面出现的时候,干预易早不易迟,须知干预政策能起作用,也有时机问题,如果拖的太久,失去最佳干预时机,干预的效果就出不来,记得2015年不就是这样吗?当时没有抓住最佳抑制泡沫的时机,最后泡沫崩溃,所投下数万亿的财政资金才勉强能控制住,供我们干预的时间窗口越来越紧张了。

以上是我董宝珍一个中国资本市场上从业20年,第一份工作就是证券公司做技术人员,现在从事资产管理工作的肺腑之言。我说这些话完全是为了这个市场的健康,完全是为了这个生态的健康,完全是为了这1亿人的利益,我在证券市场工作前十年,看到多少人破产,那些投资人太可怜了,把自己的身家财产都赔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人生被打断了,投资人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多少人的财产,人生希望甚至家庭被股市伤害了!现在就又到了关键的时刻,作为一个20多年在这个市场上讨生活的人,我不能理解监管层不作为,这几天我多次坐在无人的郊外思考,假如我是证监会主席,我从理性的角度,从长治久安的角度,该怎么办?长时间思考后,从我脑海深处出来的声音是:当下应该适当干预!

董宝珍

2018年10月17日夜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