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时寒冰:一个普通人的爱情震撼了无数人

18-11-09 20:43    作者:时寒冰    相关股票:
爱是人间最好的风味
      时寒冰
 

周末,去拜访一位挚友,见其桌上放着一本书《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第三版)》,不经意间拿起来翻了翻,竟然一口气读完了。期间,几次被感动得几欲落泪。

这是一个普通人的爱情故事。没有跌宕起伏的大场面,不是才子佳人的儿女情长,只有朴实的甚至有点琐碎的真情。这份朴素的爱,执着而热烈,专注而纯粹,令人动容,并刻骨铭心。

故事是这样说的:

有个男人,上过黄埔军校,参加过抗日战争,也打过内战。出生富贵人家,经历过颠沛流离,也长期受过文革的苦。但让人记住的,不是他的这些平生,是他用六十年的人生,用心爱了一个人。这个人叫饶平如,他妻子叫毛美棠。在老伴美棠去世后,八十七岁的饶平如每天笔耕不辍,手绘了18本画册,记述了他与美棠从初识到相处的六十年时光,取名为《我俩的故事》。

1946年,饶平如25岁,是迫击炮连的炮兵。有天,父亲催他回家订亲。去对方女孩家,走至厅堂,看见边上门窗开着,有少女正揽镜自照——涂口红。心想,就是她了。父亲拿出个金戒指,女孩戴在手上,这门亲事算是定下了。在见她之前,饶平如说自己是不知死活的愣头青,枪林弹雨中,无惧死亡。可见了她后,心里就不一样了。

这世上,很多人是不信世间有一见钟情的。尤其觉得旧式爱情,缺乏足够的彼此了解的机会,多半难有倾心之人。殊不知,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种爱情,只一眼就可以认定了。

饶平如就是这么一眼认定了这个烫着波浪卷,涂着红嘴唇,爱唱歌,爱跳舞的旧式摩登女子。回军营路上,他穿军装立在船头,看长江滚滚波光,觉得自己的命,从此轻慢不得。他这样写道:“在遇到她以前我不怕死,不惧远行,也不曾忧虑悠长岁月,现在却从未如此真切地思虑起将来。”

心上有了人,饶平如就不想打仗了。正值内战期间,离开了部队,也没个好去处。他就带着美棠四处求职投靠,走了小半个中国。从徐州到临川,从贵阳到安顺,又从柳州辗转到了南昌。沿途多波折,历艰辛,也吃过不少苦头。


可当他八十几岁,再回想起来,都是美棠喜欢临川的炸藕丝,在陈家桥玩过梭哈;在贵州美棠喜欢去樟树餐厅,鸡蓉汤是2块钱;在柳州,他和美棠怎么逛公园,如何吃了生鱼粥。点点滴滴,详尽到琐碎。怕读者看着不耐烦,他这样写:“对于我们平凡人而言,生命中许多微细小事,并没有特别缘故地就在心深处留下印记,天长日久便成为弥足珍贵的回忆。”

1958 年,饶平如被遣送至安徽某农场接受“劳动改造”,此后陆续在安徽某齿轮厂做工,跟妻子两地分居长达二十年。在这分离的日子里,两人靠书信联络。美棠写给他的,多是枯燥的家长里短、生气埋怨,但饶平如视若珍宝,每一封都珍藏,若有错漏残缺都重新抄写补上。

后来,组织上允许他每年过年可以回家探亲。他把省了一年的钱,换成瓜子、芝麻、鸡蛋、麻油,细心装好,用棉袄裹了扁担,一路坐火车挑回上海。他说,每回离家还有几公里,整个人都活泛起来。那一天,是一年中全家最开心的一天。美棠抄了瓜子、芝麻,饶平如拿出口琴,孩子们边吃边唱。邻居们经过,都要赞一声:多好的一家子啊。


在分离的二十年里,美棠独自撑起抚养孩子的重责。省吃俭用,极力维持,生病了连两块钱一包的中药也不舍得吃。为了赚钱,她去上海自然博物馆门前的建筑工地挑水泥,最终腰肾受损,积劳成疾。1992年,美棠肾病加重,饶平如推掉所有工作,全身心照顾妻子。5点起床,给她梳头、洗脸、烧饭、做腹部透析,每天四次,还要打胰岛素,做记录。他不放心别人帮。孩子们觉得老人太辛苦,可他不觉得。2004年后,美棠渐渐不清醒了,不认人,不记事。有回大晚上要吃杏花楼的马蹄蛋糕,饶平如骑自行车绕一大圈去买来,可她早忘记了。

记者感慨老先生爱的纯净、执着,就问饶先生,您心里有烦躁的时候吗?

“没有,没有,这个一点没有,这个(照看美棠)是我的希望。”

令他痛苦的是,美棠病重不认识自己。有回美棠坚称老伴把孙女藏了起来,不让她见。怎么解释都没用。八十七岁的饶先生,只好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可尽管如此,当所有人都把美棠的话当胡话时,他依然当真。她要什么,他照旧想办法去置办。

孙女在日记里写爷爷:想不到老爷子神经这么脆弱,亏他当过兵,放过炮。

恩爱夫妻是很多的,但是那些事情在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小辈都在制止,觉得做来也是徒增自己伤心,不知道他是特别天真还是特别勇敢。

记者问饶平如先生:小辈人都觉得已经这样了,再没有意义。您为何还坚持?

他答:“不这样做,我心就不安,理就不得。做了,我没有愧疚。不做,一辈子的谴责。人生当中,可以做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呢。”


2008年3月,美棠过世。走之前,她曾清醒,叮嘱孙女,照顾好爷爷。饶先生用剪刀从她发际剪下一缕银发,用红丝线扎上,他说“这是她唯一剩下的东西”。此后半年,老先生每日无以排遣,睡前醒后,都是难过。他只好去他和美棠曾经去过的地方,到处坐坐看看,聊以安慰。

后来,老先生决定画下他和美棠的故事,他说死是没有办法的事,但画下来的时候,人还能存在。于是,他一笔一笔,凭着几十年滞留于心的记忆,画下了二人相处近六十年的时光。甚至还靠着妻子曾经的讲述,画下了妻子少女时代,甚至她童年的样子。就这样,老先生用几年的时光,亲手记录下一个普通男人一生的挚爱,一个中国家庭的情感记忆,一个有情人的最美精神世界。

饶先生的后代在评价爷爷奶奶的爱情时说,“这就是一个童话故事,现代社会不会再有了”。但饶先生说:人家感到我奇怪,我感到现代人有点奇怪??

可能是怕现代人不信吧。94岁的饶先生在出书时,在书的首页,郑重写到:“我讲的话每句都是真的,每个故事都是真的。关于过去,那些画面都在我脑海中。”

在书的最后一页,他写:“海并不深,怀念一个人比海还要深。”

爱是人间最好的风味,有情人方解其中况味。

当我们每天在忙碌中一点点挥霍光阴,是否过自己的内心:可曾如此地用心地去爱过?在所有的记忆中,唯有爱,能长久铭刻于心。

我曾经在一次演讲中说,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是两件事: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

人活一世,惟有用心爱过,人生才丰盈而真实。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