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讯iPhone客户端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迈克尔·莫布森的“群体性”

18-12-12 05:56    作者:一只花蛤    相关股票:

2018年12月1日   文/姚斌

10多年前,当我第一次读迈克尔·莫布森的著作时,并没有读懂多少,尤其是复杂性理论。早在20世纪90年代,莫布森就曾经在著名的圣塔菲研究所学习,那时他就深知复杂性理论对于构建格栅思维的重要性。复杂性理论并非一门单一科学,而是由不同领域科学家构成的社群。他们有着共同的跨学科关注点和方式方法,以及看待科学问题的共同观念。鉴于复杂性理论研究本身由许多研究领域交织而成,由此我曾经大胆地猜测查理·芒格先生的格栅思维理论就是在复杂性理论的基础上概括衍生出来的。
以多学科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将会获得与众不同的洞见。当然,均衡全面的视角不可能源于孤立的学科研究,相反,它只能来自各学科之间的融会贯通。将不同知识体系之间的鸿沟填平并融会贯通,人类知识的多样性和深度也因此而日新月异,而多样化的信息和观点有助于改进投资者的业绩。莫布森可以说是最早将复杂性理论引入投资领域的人。莫布森认为,跨学科方法是解决复杂问题的最佳途径,这当然也包括投资问题。在第4部分中,莫布森就是从多样性开始入手探讨的。
一只离开蚁巢的蚂蚁只有一项任务,那就是寻找食物,然后再把食物带回蚁巢。此外,蚂蚁还有一种遗留并跟踪化学物质的能力。觅食的蚂蚁会漫无目的地随机乱走。当蚂蚁找到食物返回蚁巢时,它会在路上留下一种特殊的化学物质,这样,其他蚂蚁就可以循着原来的路径,继续寻找食物。这样的过程总能让蚂蚁找到觅食的最短途径。当科研者将两个食物放在与蚁巢距离相同的不同地点时,蚂蚁却只采用了同一条路径。研究表明,因为它们只能跟随第一只蚂蚁留下的足迹。这样,当十几只蚂蚁遵循同一路径时,就会吸引越来越多的蚂蚁走上这条路径,这就形成了一个封闭式的正反馈环。于是,它们就不再去寻找其他路径,而是同时挤在同一条路上,而另一条路上却空空如也。
令人惊奇的是,大自然也能预见到这个问题。事实证明,在经过一定的时间之后,蚂蚁会突然会脱离原来的主要路径,重新开始随机的寻觅过程。似乎有一种周而复始的“程序”,控制着蚂蚁在利用已知食物源和探索新事物源之间建立新的平衡,这就是所谓的“乱发”选择。为了生存,蚂蚁注定要去寻找更宽阔的多样性。
生物学家霍勒斯·巴洛认为,智慧的内涵无非就是为了发现某些新的基本秩序而去猜测。这个观点对投资者非常重要。在一个明确而严格的系统中,专业人员的价值在于他们能提供以规则为基础的解决方案。但是当一个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的时候,由个人组成的集体往往能比个体更好的解决问题——哪怕这个人是专家,也不例外。这意味着,股票市场在大多数时候都有可能比大多数人更聪明。
而要在股票市场这样一种复杂的系统成为专家,就必须具备两种最基本的特征。首先,必须在自己的大脑中创建一种模拟,这样,就可以去感受和选择自己所需要的战略。乔治·索罗斯就是这样的一个案例。索罗斯的特长在于他总是以形象具体的方式去看待整个世界的资金流和信贷流。他能从宏观角度去认识整个世界,他接受所有信息,然后再消化吸收,确定应该如何筛选这些信息,并从中提炼出自己的观点。他会经常查阅图表,但是他所处理的绝大多数信息却是可以言传身教的,而不是枯燥乏味的统计数字。其次,还需要用多样化的信息来丰富思维情感系统。创造性的思维者总是在寻求各种各样的观念和想法,但最终却只选择那些有利于实现既定目标的想法。多样性是很多自然过程和认知过程的发展源泉。如果投资方式或是信息来源过于狭窄的话,投资者必然会承担丧失多样性的风险。当然,多样性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太多的选择往往意味着要从大量可能没有价值的信息来源中进行筛选。
蜂群与蚁群一样,它们之中并没有一个领导者,但成千上万的蜜蜂却总能协调一致,相互配合。蜜蜂在返回蜂巢后会通过简洁的舞蹈告诉蜂群中的其他蜜蜂食物在什么地方。蜜蜂舞蹈的持续时间不仅能反映觅食地点的食物数量,还能体现蜂群所需要的食物类型。每一只蜜蜂通过舞蹈进行沟通,都能同时考虑到蜂群所面临的机会和它们的需要。因此,即使没有任何一只蜜蜂处于控制地位,但蜂群的整体协调方式却足以让它们运转自如。蚂蚁的行为也与蜜蜂相似。它们都不存在核心性的领导者,也没有任何一只昆虫专门负责交通。但是,这些由简单的个体所形成的集体却能形成复杂、有效、适应于具体环境的结果。
股票市场也具有很多与蚂蚁、蜜蜂等群居类昆虫相同的特征,这个市场也是在个别投资者的相互作用之下形成的。蜂群与市场之间的最大差异也许体现于激励(回报)和价格的作用。在一个蜂群中,每一只蜜蜂的行为并不是为了实现自身福利的最大化,而是为了整个蜂群利益的最大化。这是一种通过进化选择而形成的行为模式。而在市场中,每个交易者都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目标。这个差异也许是导致蜂群比市场更有效的原因所在,因为蜂群永远也不可能做出导致市场异常脆弱的正向反馈。
蜂群没有价格这样的媒介物,但在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体系中,价格是不可或缺的介质,因为它可以帮助市场中的个人决定如何进行资源配置。在蜂群中,蜜蜂借助舞蹈进行沟通,但是在市场中,价格的作用不仅仅体现为引导投资者,还能主动地去影响投资者,甚至激发某些不健康的效仿行为。同样,决策市场也远不同股票市场,因为它的时间范围是有限的,同时,决定市场的结果也具有明确的定义。这些具体性和确定性造成了结果在变动范围上的有限性。有效地限制了投机的边界。换句话说,冲动性的策略在决策市场上是永远也行不通的。此外,在股票市场上,股票的业绩也有可能会影响到企业的基本状况,而在决策市场中,结果和市场却是相互独立的。
由此我们得到的启发是,首先,即便局部的智慧是有限的,但分散性系统依然能有效地解决复杂问题。(分散性系统指的是整个自然界都是由各种分散体系组成的,是一种或几种物质分散在另一种物质中所构成的系统,比如颜料分散在有机液体中形成油漆。)当我们找到更便捷的途径去发挥集体智慧的时候,这种分散性智慧的重要性必将日渐显著。其次,我们总是有冲动要把所有解决问题的分散性体系融为一体,但某些重要的差异却是无法消灭的。也正是这些差异之处,才决定了这些分散系统的特点和优势。例如,当投资者趋于异质性的时候,股票价格同样也将趋于有效化,但是当市场缺乏异质性时,投资者的个人偏差就不再互不相干了。此时的市场有可能出现过度投资的现象。因此,和蜂群以及决策市场相比,市场更有可能趋于过度。
分散性系统一般更有活力,尽管暂时性过渡现象是不可避免的,但这样的市场却有能力对外界变化作出合理的调节和适应。因此,个别投资者不可能承担起做出理性判断的责任,相反,这个观点只能告诉我们,配置效率源于市场本身的组织。市场的智慧是局部信息汇总的结果,正因为如此,要打败一个功能完善的市场,绝对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大多数投资者都不会把出色的业绩归结于群体行为的结果。因为英国历史学家查尔斯·麦基早在1841年就将大众认定为具有“非同寻常的幻想与群众中癫狂”。而随后的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也同样将大众视为“乌合之众”。可是,复杂性科学家却认为,市场在信息集成方面具有无与伦比的能力。毫无疑问,当投资者的行为相互关联时,市场上出现周期性的过热现象是不可避免的。但在总体上看,大多数投资者和企业高管都无法认识到市场创造出精准答案的方式和原因。
并非所有机体都在以同样的方式进行着。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所面对的挑战就是为具体问题找到具体的解决方案——通常表现为个人所掌握的知识或专长。另一个可以说明这个问题的集体形态是信息集成者。这种情况下,该群体以集体方式解决了某一个问题或预测某一个结果,解决方案的质量或是预测准确度是群体中绝大多数个体所无法比拟的。
投资者之所以需要关注群体的准确性,主要源于以下两个原因:首先,信息的集成位于市场有效性的核心层次。在这个问题上,这种市场有效性的被定义为,个人在寻求超额收益时,不可能以系统化的方式对市场进行探寻;其次,如果企业能充分利用集体现有的信息,就有可能获得独有的竞争优势。在当今这个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大潮中,是否具有以最优化成本解决具体研究问题的能力,对企业的成败的影响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以医药行业为例,在过去20年里,研发在销售额中的比例已经翻番,一种新药从研发到接受FDA批准并上市,大约需要8亿美元的资金。
礼来公司组建了一家名叫Innocentive的新公司。这家新公司到2005年拥有35家作为“搜寻者”的公司和8万名作为“问题解决者”的科研人员,帮助像宝洁那样的公司。而宝洁本身也拥有9500名研发人员,其中拥有博士学位的有1200名。宝洁公司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有很多问题是公司内部力量所无法解决的”。这说明了实现“解决者”群体多样化的重要性。依靠集体创建一个市场是集合信息、解决问题的另一种有效途径。这种方法并不是把问题和具体的解决方案匹配在一起,而是通过群体群策群力地共同解决问题,但解决方案的质量显然要高于任何个体,甚至专家也只能自叹弗如。
股票市场不同于我们所描绘的市场,因为在股票市场上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答案——股票本身永远也没有确定的时间范畴,也没有真实的价值,唯一的例外是已经确定的公司收购,在这种情况下,股票价格一般都能很精确的反映出企业的最终价值。因此,股票投资者更容易受到模仿行为的影响:只要能像别人那样,把股票卖给其他愿意出更高价格价钱的买主,就可以为自己带来更高的效益。换一种说法,在股票市场上,合理实现信息集成的条件之一——群体的异质性——或是更多的条件将不复存在。真正的例外是,“非同寻常大众幻想和群众性癫狂”和“乌合之众”,而不是市场的规则。如果投资者能真正理解股票市场有效运行的方式和原因,他们就能更好的认识市场无效运行的方式和原因。此外,如果利用集体的智慧去识别和分辨企业,投资者必将在投资中占得先机。
蚂蚁具有超乎寻常的力量和适应性,并且颇具代表性的生命周期。事实上,蚁群本身就是一个几乎完美的组织,但单个蚂蚁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它们只能依赖眼前的信息和联络。尽管所有蚂蚁都不知道整个蚁群在干什么,但蚂蚁之间的互动却让整个蚁群的运行有条不紊。因此,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奢望一只蚂蚁会对自己的整个蚁群明察秋毫,同样的,我们也不可能指望任何一个投资专家会比蚂蚁强多少。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心理学家已经一再向我们验证了这样一个常识:作为个体,我们在决策的时候并不总是完美的理性人。由于很多经济模式都是建立在投资者的理性基础之上,因此,行为金融学似乎彻底颠倒了有效市场学派的理论根基。在这里,问题的核心在于,市场从来就不是出于理性人之手,它反映了一个多样化群体的交互作用——而多样性则是获得精确结果的前提所在。研究表明,在多样性、互动和激励同时到位的情况下,市场解决问题的效率将是无以伦比的。
当充分多样的投资者相互作用时,市场一般能有效的发挥其职能。相反,当这种多样性受到破坏、投资者均采用类似的行为模式时,市场则倾向于变得脆弱不堪(部分投资者的退出也有可能造成这种结果)。大量有关“羊群效应”的文献均阐述了这一现象,“羊群效应”就是大量投资者基于对他人行为的观察而做出了相同选择,完全忽略自身现有的知识。
莫布森指出,要掌握跨学科方法,不仅需要大量的时间,也需要具备某种与生俱来的秉性。即使埋头苦学,耗用大量时间去钻研各个学科的知识,也未必能在投资中学以致用,至少不太可能立竿见影。黏液菌是以个体形式而存在的,表现为单细胞生物。但是在食物短缺的时候,这些细胞就会汇聚为一个大的聚合体。因此,这个黏液菌到底是“它”还是“它们”完全取决于环境。一个好的理论就是能在原因和结果之间建立起合理而可靠的联系,但在更多的情况下,理论却只能依赖于系统的内在属性。比如说,投资,有人也许会觉得按低市盈率购买一家企业的股票就是好事。但事实上,很多投资公司都是依据属性来决定自己的对策的。
然而,真正能站得住脚的理论,只能服从于环境的要求。因此,低市盈率好不好,也只能依据具体环境而论。既然价值的基本原动力是变化的——比如说通货膨胀的预期和税率的波动性——那么,我们市盈率是否合适的判断自然也要随之而动。这就是莫布森在复杂性系统中对投资的思考。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点此查看原文...

我要评论

(200字以内)